《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道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  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蠻荒森林(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

    “夜遊神,你好狠!你居然動手暗算我!”就在夜遊神出手,準備暗算之時,孟飛突然大叫起來,倒把夜遊神吃了一驚,心想:“我還沒有動手,怎麼他就知道了,莫非未卜先知?”

    就在這時,孟飛猛的把手一抬,一道白光射去,破空飛起:“傳信靈符!巫宗高手,速來救我!”

    “不好!巫宗的傳信靈符!”看到那道白光飛了出去,夜遊神大吃一驚,遮天魔手猛的追趕而出,在很遠的地方,一下擒拿向了那道白光。【:

    但是,就在他遮天魔手去擒拿傳信靈符的時候,孟飛朝他飛來的那道封神聖水,突然變化成了一條龍,正是“金龍”。

    金龍的身後,封神儀再度顯現,帶著無邊的封神之光,一爪抓向了夜遊神的身體!

    “我早知道你會暗算!”夜遊神身體突然一動,天上那團烏雲頓時再度化為黑色暴雨,打擊了下來,一下就把金龍裹在其中,盡管封神儀猛烈吞吸,但是卻一時半會,消滅不了這團“黑雨焚天”的神通。

    夜遊神消耗了數百年的壽命,動這團“黑雨焚天”就是為了抵抗封神儀,現在終於成功,可謂是老奸巨猾。

    “血幽王!”就在這時,血幽王化為刀光,斬殺向了夜遊神。

    “雕蟲小技。”夜遊神身體一晃,夜神劍飛去,迎向了血幽王,與此同時,他身體一晃,無數的令旗,從身體衝飛去,直接把孟飛圍困住。

    同時用手一招,而天空中,那團“遮天魔手”卻已經飛了回來,手握著一團黃色的珠子,似乎是抓到了那枚傳信靈符。

    “遮天魔手”一下收回,夜遊神把那枚黃色的珠子拿在手,隨後“遮天魔手”再度飛去,抓向了被令旗圍困住的孟飛。

    “哈哈,你傳信靈符都被我抓到了,看看你還有什麼能耐?在本神的遮天魔手和魔功之下,你能夠逃得掉?真是幼稚到極點!這樣的偷襲也叫偷襲?我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還多,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

    夜遊神那之間,就控製住了局麵。

    頓時,十分之得意,把玩著手的那枚土黃色珠子的傳信令符,他倒是要看看,這枚傳信靈符到底是什麼東西。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之中,再度冒出了幾道黑氣,鋪天蓋地形成大網,要把孟飛和金龍一網打盡之後,包裹起來,挪移到自己的洞府中去。

    但是,就在他捏著這枚土黃色珠子的時候,卻現了一些異常的東西,這枚珠子被他一捏,上麵土黃色的元氣消散了,顯現出了一枚金光燦爛的大丹,上麵還有許多裂痕,好像破裂了一些。

    在裂痕之中,有一種龐大恐怖的氣息在不停的蠕動著,似乎就要爆開來!

    “這是太陰真氣、七殺真氣、無影真氣、火焰真氣、木勁真氣……一共七種真氣,這不是傳信靈符?而是一枚法丹?一枚蘊含七種真氣,品質極其純粹,力量極其強大的法丹!”

    夜遊神這才現,自己抓在手上的,不是什麼傳信靈符,而是一枚法丹。

    並且是孟飛剛剛收取的“黑煞星盜”的法丹,因為傻乎乎的“黑煞星盜”把法丹轟進封神儀,所以上了當,孟飛把他當作傳信靈符丟了出去。

    “這孟飛腦子壞掉了?把法丹當傳信靈符丟出去?不應該啊?狗急跳牆?也不應該?到底是什麼意思?”一時之間,夜遊神有些被孟飛弄亂了腦子,腦子還轉不過彎兒來。

    這也就是一那之間,電光石火之間的事情。

    就在他考慮是不是孟飛傻了,把法丹當作傳信靈符丟出去的時候,那法丹之中傳來了孟飛的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是一個很簡單不過的字,那就是“爆”。

    這個字,好像一個催命符,把夜遊神驚醒了過來。

    “原來,原來這是個計謀!他要把這枚法丹引爆!來炸死我!好歹毒,好陰險!就算是玉皇大帝,心有山川之險,胸有城府之深,但是有這麼歹毒麼?他比玉皇大帝還要歹毒!不好啊!不能讓法丹爆炸!我夜遊神居然也會上人的當”

    在法丹麵傳達出了一個“爆”字的時候,夜遊神恍然大悟,奇怪的是他腦海之中,竟然是一那間,把自己所有的往事都回憶了一遍,然後才身體猛的出魔功,壓製這枚法丹。

    與此同時,他的“本命法相”直接遁出,從腦袋之中升騰出來。

    但是遲了!

    那法丹被孟飛的一縷神念,徹底引動,陡然之間,一股無與倫比的毀滅性力量,在夜遊神的手中爆開來。

    法丹,孟飛急切之間,是不能煉化的,但是把它引爆,卻還是可以的,別人的法丹,就是一個火藥桶,隻要一點點火星就能夠造成天崩地裂的威力。

    不過得到法丹之後,傻子都不會引爆它,而是自己煉化,得到其中蘊含的真氣。

    但是孟飛卻施展了計謀,讓法丹在夜遊神手中爆開,可謂是陰狠到了極點,毒辣到了極點,瞞天過海,借刀殺人,聲東擊西等等毒辣的計策,全部包含在其中。

    砰!

    轟隆隆!轟隆隆!

    好像千百座火山一起噴,大地毀滅,火光衝天,龐大的天地元氣暴走,無窮的狂飆四麵橫掃,那些狂風,把一顆顆的蠻荒古樹連根拔起,甚至一些山頭都被直接吹了起來。

    一股巨大的蘑菇雲,以夜遊神為中心,冉冉升騰而起。

    而夜遊神坐下的“陰魂王座”全部化為烏有,甚至下麵的土地,都被炸開了一個大坑,變化成了一個小型的湖泊,所有的泥土都飛到了半空中,被風吹到遠處,劈啪啦的下著泥雨。

    法丹爆炸的威力,大到了這樣的地步!

    “成功了麼?”孟飛正施展出渾身神通,鬥那遮天魔手,就感覺到了無與倫比的爆炸,隨後遮天魔手的靈性大減!

    “孟飛小賊,我和你不共戴天!你才是真正的惡魔!”就在這時,那巨大的蘑菇雲中,一尊渾身破爛,三頭六臂的元神,從其中衝了出來,元氣大傷,向外逃竄。

    “居然沒有炸死他!金龍!捉拿!萬萬不能讓他逃走了!”

    孟飛怒目圓睜,全力以赴。

    法丹爆!

    居然沒有能夠徹底把夜遊神給炸死。

    這卻是大大出乎了孟飛的意料。

    夜遊神生命力之強大,這尊本命法相的厲害,令得孟飛都心毛,不朽級的高手,法丹炸不死,那在情理之中。

    夜遊神炸不死,那就代表他魔功滔天,力量強橫了。

    更為厲害的是,夜遊神是把法丹拿在手之後才爆炸的,正處於爆炸的中央,並不是在爆炸的邊緣,這都不死!

    如果孟飛是把法丹丟出去炸夜遊神,那夜遊神可以立刻飛走,最多是有點小傷害而已,但是拿在手上爆炸就不同了,完完全全曾受了爆炸的所有威力。

    不過雖然夜遊神沒有死,但看得出來,也是元氣大傷,否則以夜遊神的性格,肯定會來反撲孟飛,現在都不敢反撲,隻顧逃跑,那就說明真的不行了。

    此時不把夜遊神抓住,殺死,更待何時?

    “封神儀,吸納!”夜遊神重傷,他的一些鬥戰神兵,神通也隨之減弱,金龍本來裹在黑雨之中,現在也一下施展出了神通,封神儀膨脹,把所有的黑雨都吞了下去,接著猛的朝本命法相追擊而去。

    而北元太子在爆炸之中,也被驚醒了!

    日月天地鐲全力的運轉起來,控製住了“遮天魔手”這件仙器,同時一道星光漩渦飛出來,把那些空中飛舞的令旗,也全部吸入了其中。

    那“血幽王”也把“夜神劍”鎮壓住。

    孟飛一下鎮壓了這兩件寶貝,呼啦一下也朝本命法相飛了出去。

    抓住這尊本命法相,法丹爆炸的損失,也就回來了,而且還大有補償,現在夜遊神的肉身,已經完全毀滅,身上的寶物,也全部都炸碎。

    就算是一般的仙器,碰到法丹爆炸,也要損傷,何況是一般的鬥戰神兵。

    夜遊神坐下的陰魂王座,也是一件鬥戰神兵,但是現在灰飛煙滅,化為烏有。

    “孟飛,你真是太陰險了,這等手段都施展得出來!騙夜遊神說是什麼傳信靈符,聲東擊西,包藏禍心,是在是太陰險了,天魔都沒有你狡詐,人魔也沒有你陰險,地魔也沒有你狠毒,你可謂是稱得上魔中之魔。”

    金龍和孟飛的精神意念,立刻連接成一片,度再次提升,一下就拉近和本命法相的距離。

    本來夜遊神的本命法相,本命法相飛行度如閃電,千距離,一下就飛到,但是現在元氣大傷,本命之神都被炸得暈暈乎乎,還要竭力保持元氣不消散,飛得比平時慢了十倍。

    “哼,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我舍棄一枚法丹來炸他,好不容易得手!也是險中又險的事情。”精神交流之中,已經趕上了本命法相。金龍的封神儀猛的吞噬了過去。

    就在這時,突然之間,前麵破空飛來了幾道森森的魔光,顯現出形體來,居然是幾個身穿華麗皮衣披風的修士,阻攔在前麵……

    看到這一下,夜遊神的“本命法相”似乎是遇到了救星一樣:“道友還請助我,我被魔道之人誅殺,你們是巫宗的人,點替我阻攔一二!”

    “啊!你是個本命法相的強者!居然會傷成這樣!”幾個身穿華麗皮衣的修士一看,大吃一驚,也不遲疑,對著孟飛大喝道:“我們是巫宗的人,魔道的人退去,否則格殺勿論!這已經是巫宗的地盤!”

    “夜遊神,就算你顛倒黑白,也沒有用,敢擋老子的人,全部都得死!”此時,孟飛哪肯放過夜遊神,可謂是遇神殺神,遇仙斬仙。

    幾個巫宗的弟子,剛剛喝出口來,他祭出了血幽王刀光,猛烈一掃,一道血光破空而出,這些弟子全部被斬成兩截,所有的精血都被刀本身吸收,隨後一陣血焰把他們全部燃燒,連鬥戰神兵都化為灰燼,根本不要他們身上的道器。

    可見孟飛實在是了狠心。

    就算他也是巫宗的弟子,但在巫宗的門口,還同門相殘,這是大忌。

    “金龍,點!”孟飛一刀斬殺了攔路的巫宗弟子,金龍就再次摧動封神榜,直接就把本命法相包裹在其中,封神之光纏繞上去,頓時進入了夜遊神的本命法相之內。

    “孟飛!我和你不同戴天!我恨啊!居然會上了你的當!把我的肉身炸毀,本命法相損傷!我夜遊神,修行三千七百年,居然會載在你這個小子手,我恨啊!”

    夜遊神一被封神之光纏繞住,頓時所有的精神之中,都傳達出了無邊的痛苦,精神集中不起來,連自爆法相都變得不可能,更何況,自爆“本命法相”,他就徹底消散,他也沒有這股舍身成仁的心思。

    他竭盡全力的咆哮著。

    “現在你就認命吧!”孟飛猛噴罡氣,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也噴進了封神榜中,助金龍一臂之力,頓時封神儀再度擴大,把夜遊神的本命法相全部吞了進去。

    夜遊神一點聲音都聽不到了。

    “孟飛!我們居然殺死了一個史詩之境,本命法相的絕世強者!我現在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正把夜遊神鎮壓了。”金龍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道: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我們的境界和夜遊神相差得太大了,按照道理,不可能成功的,以前的我,可以輕易拍死他,但是現在的我,卻不可能!”

    “是啊!史詩之境,凝聚了本命法相的絕世高手,居然就被我們殺死了!”北元太子道,張大了嘴巴,他雖然年紀小,但也知道本命法相強者到底是怎麼的厲害程度,幾乎可以笑傲天地,不朽級之下,幾乎無敵!

    “太厲害了!智慧,這就是智慧!”日月天地鐲的器靈“月靈兒”飛了出來,看著孟飛好像在看一個怪物,這個器靈,雖然不可一世,但也深深被孟飛的詭計震撼了。

    現在就算孟飛沒有一點兒力量,它也對孟飛有一些畏懼,這個人的頭腦,不知道麵裝的是什麼,這麼陰毒的詭計都施展得出來。

    這次戰鬥,根本不是力量上的,而完全是計策取巧。

    誰也想不到,境界相差這麼大,居然會反敗為勝。

    “那也沒有什麼,法丹爆炸,險之又險,若是不成功,我們就麻煩了。”孟飛搖搖頭,道:“走,我們直接進入蠻荒深處,我倒要看看,麵會有什麼神秘的詛咒。

    剛剛法丹爆炸,肯定驚動了不少人,斬殺了巫宗的弟子,也禍害不淺!先離開這,免得被別人現,到達巫宗,我就去報個道,考核一下真傳弟子,到時候,就有個落腳之地了。”

    一道光華飛起,孟飛等人立刻離開了這,朝遠處飛去,幾個閃爍之後,不見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