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道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  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蠻荒森林(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

    不過把蠻荒森林毀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永級的高手,都做不到,蠻荒森林不知道多少億萬,在深遠的地方,還有許許多多強大的妖怪盤踞著,甚至有可能有不朽級的妖怪,並沒有開辟自己的宗派,隻是一心潛修。,

    就在夜遊神暴跳如雷的時候,漸漸的,前麵的蠻荒森林逐漸稀疏起來,一座座無比恢宏的建築,聳立在叢林之中……

    “到了巫宗的範圍了!”孟飛用“木遁”在蠻荒叢林之中穿梭,心神是越來越清晰,簡直如魚得水。

    “木之靈枝”在叢林之中,得到了地利,是有一種酣暢淋漓的味道,就在這穿行之間,突然他感覺到了一股股神秘的力量,出現在了叢林深處。

    “我為萬木之主,木之靈,為我所用!”猛的一下,他動了木之靈枝的罡氣,滲透到了許多蠻荒古樹之中。

    頓時之間,許許多多的樹木,都給他傳遞來了一股微弱的意念,告訴他前麵的情況。

    從樹木的意念之中,他頓時就“看”到了,一座座巫宗弟子開創的洞府,聳立在叢林之中,不知道多少座,延綿千萬,每一座洞府,都巍峨雄壯,大如山嶽,麵散出了一種令人不敢褻瀆的威壓。

    與此同時,還有需多多荒古宮殿,不知道經曆了多少萬年,還沒有發生變化,隻是上麵刻印出了古老的歲月。

    木之靈枝,統領萬木。

    現在孟飛如果在叢林之中,運起木之靈枝,就能夠和每一株樹木交流,讓“它們”告訴自己一切知道的信息,甚至能夠“詢問”樹木一些靈藥,妖獸,礦脈所在的位置。

    如果孟飛踏入了不朽之境,甚至還可以點化樹木成為妖怪!

    還可以運用自己的木之靈枝,把藥田催生,比如一畝靈芝藥田,剛剛種下去,才一年時間,他運用木之靈枝,遍布下去,可以生生的把它們催生成為千年靈芝,甚至萬年靈芝!

    “木之靈枝”乃是無上木係神通,功能多多,並不止對敵防身,其實此功的最大作用,還是祭煉丹藥,培植靈草。

    “絕對不能讓他逃入到巫宗的範圍之中去,否則的話,我也不好追殺,巫宗古怪的規矩,非常之多,曆來都是修道人的禁地……”

    此時,夜遊神在天空中也感覺到了遠古巫宗傳來的神秘氣息,心中一寒,作為一個活了幾千年歲月的老牌高手,他深深的感覺到了危險的信息。

    想到這,他再次從“陰魂王座”上站起身來,張口一咬舌尖,頓時一口濃濃的血液被含在嘴中,噗!一口噴了出來。

    這一口血液,可是非同小可,每一滴都是粘稠,濃密,漆黑,陰氣森森,剛剛一噴出,漂浮在空中,就聽到了血液深處,億萬魔鬼的嚎哭之聲。

    嗖,嗖嗖嗖!

    血液轉眼之間,就化為了滾滾烏雲,遍布方圓一百多的空中,隨後劈啪啦!

    烏雲之中,落下了瓢潑大雨,這瓢潑大雨如箭一般的向下激射,度比飛劍還。

    哧啦!

    當下,一滴黑色的雨水,最先打到一顆大樹上,那顆大樹就冒起一股刺鼻的青煙,立刻枯萎,隨後樹身就慢慢化為黑色的泥漿,向四麵流淌。

    頓時之間,方圓百的樹林,被“黑雨”打得千瘡百孔,不斷的化為了黑色粘稠的泥漿,慘不忍睹。

    一時之間,方圓百的樹林之中,出現了許許多多黑色的泥潭。

    因為這一下範圍極大,孟飛也被籠罩在了其中,被黑雨一打落下來,立刻就顯現出了原形,竟然被破掉了“木遁”。

    “這是什麼魔功,這麼恐怖!”孟飛冷不防被無數黑色暴雨打中,感覺到了每一滴暴雨都蘊含有腐蝕性的力量,甚至可以穿透鬥戰神兵的保護光罩,幸虧有日月天地鐲的保護,那些黑雨一打到星光罩子上,就被反彈了出去,卻並不被星光消滅。

    並且雨點的氣勁,蘊含的力量極大,每一滴雨點,都幾乎有巨大的衝擊力,打得星光罩子搖晃不停,孟飛在其中都受到了震蕩。

    日月天地鐲的星辰光線之中,蘊含著極其強大的滅魔之力,一般的飛劍射到光罩上,幾乎是立刻就被氣化,更別說是魔功毒水一類了。

    但是現在“夜遊神”的黑雨,卻比飛劍還厲害,這就令人恐怖了。

    “這是黑雨焚天,消耗自身壽命精血,一施展出來,天降黑色血雨,毀滅萬物,非常的厲害,但是每施展一次,必須要消耗數百壽命,這家夥壽命不長了,還施展這種魔功,簡直是自取滅亡。

    但是也可以看得出來,他對我們必殺的決心,這次危險了,他是非要得到封神榜不可,定是想用封神榜突破境界,延伸他的壽元。”金龍的聲音,已經變得異常凝重。

    嗖!嗖!嗖!

    這些黑色雨點一下把孟飛的形體顯現了出來,突然有靈性的反彈回了半空,化為一團烏雲,再次凝結在一起,籠罩在孟飛的頭頂,不停的翻滾著,似乎是隨時都要降落下黑雨。

    而一隻長了九根手指頭,燃燒著黑色魔焰,手指頭之間有肉蹼的魔手完全阻擋住了孟飛的去路。

    夜遊神的陰魂王座,立刻就出現在了孟飛不遠處。

    孟飛就感覺到了這夜遊神所有的氣息都鎖定在了自己身上,怎麼逃都逃避不了。

    “我這次看你往哪逃!”夜遊神本來慘白的臉色,現在變得更慘白了,他是活了幾千年的人物,仗著魔功深厚,又服用了許多延長壽命的丹藥,更汲取精血,無所不為!

    但是到了現在,也壽元一天天的迫近,如果不突破到不朽之境,還過幾百年,他的精血就要敗壞,精氣、功力都會慢慢枯竭,最後本命法相都開始消散,壽終正寢。

    到這個關頭,他還敢施展“黑雨焚天”,消耗數百年的壽命,可見是誌在必得了。

    因為隻有“封神榜”才能夠使得他有希望突破不朽之境,還可以打開天庭的寶庫,取到昔日玉皇大帝遺留下來的諸多珍藏,諸多丹藥。

    “我哪也不逃!夜遊神!你這麼追殺我,難道不怕巫宗把你碎屍萬段?”孟飛看著那九個手指頭,巨大的“遮天魔手”知道自己一動,這巨大魔手肯定就會阻攔,到時候一場生死惡戰,難以避免,於是他不動,等待最好的機會。

    “哼!得到了封神榜,我就能夠踏入不朽之境,成為真正的巨頭,也不怕巫宗的追殺,乖乖的獻上封神榜,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的話,我讓你魂飛魄散。”

    夜遊神一雙蒼白色鬼火閃爍的雙眼,不停的轉動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似乎也在計算最佳的手段,然後雷霆一擊。

    “是嗎?你以為你可以殺得了我?就算你的魔功蓋世,但我一時半刻還是能夠抵擋的!別忘記了,封神儀專門克製你的神通,別的門派史詩之境本命法相的高手,我自然是逃都逃不了,但是你!我卻就能夠鬥上一鬥了!”

    孟飛冷笑道:“而且你大約知道,我現在可是巫宗的弟子,憑我的潛力,你更應該明白巫宗會對我如何的重視,我現在就有一道傳信靈符,隻要一動,就可以讓巫宗知道,宗內高手,瞬間趕到,你能否逃脫得過他們的手掌心?”

    “什麼?”夜遊神聽後,立刻心神不定。

    其實這孟飛說的全部都是謊話,他哪有什麼靈符,可以召喚巫宗高手來援救,他連巫宗之地,都是第一次來,怎麼可能擁有這種靈符。

    但是夜遊神卻不知道,以孟飛的潛力,放在任何一個門派,都應該是重要保護的對像,這樣有潛力的弟子,要是被人殺了,隻怕那個凶手,也難逃巫宗的報複。

    所以聽到這個話,夜遊神也不敢輕舉妄動。

    萬一孟飛出靈符,巫宗的高手,心靈感應到,就在人家的門口,巫宗的那些高手,隨時可以撕裂虛空,趕過來,要真是這樣,隻怕他真的要飛灰湮滅。

    關鍵是他的確一下無法把孟飛打死,必須要用神通困住,然後帶回自己的老巢,借助地利優勢,利用自己洞府的大陣,狠狠祭煉多天,才能夠使得孟飛功力消耗一空,破開封神榜這件仙器的防護。

    封神榜這件仙器,非同小可,不比其它的仙器,要一下子毀滅,根本難以辦到,就算是他的境界比孟飛足足高了一截,也不行。

    “可惡,此子要是沒有封神儀,我翻掌之間就可以把他擒拿,任他有什麼手段,都沒有用!”夜遊神心中暗暗叫罵,千算萬算,沒有算到封神儀。

    否則的話,相差了一個大境界,就算有再多的仙器,也無濟於事。

    “孟飛,咱們之間商量一下如何?你給我一些封神聖水,然後我們聯手一起,利用封神榜,去打開天庭的寶庫,得到麵的寶藏,咱們平分如何?

    我聽說你和燕南飛有深仇大恨,如果能夠得到天庭寶庫之中的大量珍藏,立刻可以修為暴漲,成為不朽級的存在,要知道,燕南飛的實力,比我都要高出數倍,而且還有絕品仙器在身,更為厲害的是他根本不怕封神榜。

    你若是不得到天大奇遇,是對付不了他的。”夜遊神臉色陰沉的道。

    “是嗎?夜遊神,你到底要多少封神聖水呢?”孟飛突然道。

    “什麼?你肯給我封神聖水?”夜遊神身軀一震,隨後一揮,拿出了一塊拳頭大小的水晶,水晶中間是空心的,麵光華隱隱,有空間之力震蕩,似乎是一個小小的空間。

    “我隻要把這塊虛空晶石內的空間,用封神聖水填滿就可以了,這些封神聖水,足夠我把全身真氣,鍛煉得純粹了。”

    孟飛看了看,知道這塊虛空晶石內的空間倒也有些廣闊,可以裝下足足一池塘的忘情水,不過封神榜中,封神聖水是封神之光所化,如今化一池塘的封神聖水,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但是,如果給了這夜遊神封神聖水,他隻怕轉眼之間,就可以煉化,洗滌全身的冤魂,化為純正的真氣,功力立刻暴漲。

    並且封神榜的封神儀對他的克製力都大大減弱,這種事情,他自然是不能夠做。

    但是此時,也得拖延時間,尋找到萬全之策。

    “當然肯,我同為天庭出身,所謂是冤家宜解,不宜結,既然我們可以坐下來談,又何必打生打死?”孟飛大大咧咧的道:“修行的人,性命第一,沒有了性命,有再多的寶物,有什麼用?

    不過你剛才所說的,去打開天庭寶庫的事情,我卻是十分感興趣,我知道封神榜是打開寶庫的鑰匙,當年玉皇大帝,統領天庭的時候,收刮天地,建立了極其強大的寶庫。

    那是天庭的大本營,但是現在卻也盤踞了很多長老,你夜遊神在其中,也並不是最強大的,萬一我們去,被別的長老知道了,那怎麼辦?”

    夜遊神一聽,沉默了一會兒道:“這個好辦,現在是許多長老都守護著寶庫,相互牽製著,但是我們隻要尋覓到機會,突然憑借封神榜進入寶庫中,就可以控製寶庫的禁製大陣為自己所用,到時候不朽級的高手,都奈何我們不得。”

    “這個也是……”孟飛看了看四周,“既然如此,我們也就不必劍拔弩張了,你先收了遮天魔手,我們慢慢細談如何?”

    “哈哈哈!”夜遊神哈哈大笑起來:“收了遮天魔手,你當我夜遊神是三歲小孩子?你好再逃跑?實話實說,今天你必須先把封神聖水交給我,我們再詳細的談,你若是再拖延時間,我拚著巫宗高手前來的風險,也要把你擊殺當場!”

    “那好吧!我就先給你封神聖水,你用虛空晶石接著吧。”孟飛歎息了一口氣,手一揮,一道黃色瀑布似的水光,朝著夜遊神奔湧了過去。

    “這小賊在耍什麼花樣?絕對不會老老實實的給我封神聖水。”在封神寺水飛來的時候,夜遊神臉上出現了一絲獰笑,那“遮天魔手”稍微的晃動著,天空那一團烏雲黑雨,也開始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