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道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  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蠻荒森林(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封神儀

    秀心仙子搖搖頭,又點點頭:“現在門派中的所有大長老都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拉攏這個方公子,可惜的是,這方公子現在似乎和北元帝國的太子是老相識,也不知道那北元太子一個丁點大的孩子,是怎麼認識方公子的。【 ”

    “那方公子說過幾天就來找我們,現在一個月了,人影都不見一個,不知道是不是修煉那彼岸之舟,忘了時間?”紅衣蒙麵女子白蓮仙子皺起眉頭道。

    “那彼岸之舟,根本不能煉製成仙器,不知道他那麼高的價格買回去幹什麼?”秀心仙子也有些疑惑不解:“不過那方公子,所用的名字,恐怕不是本名,因為我最近聽到了一些消息……”

    嗖嗖!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破空之聲,停留在秀心閣外麵,顯現出了孟飛幻化後的模樣,還有北元太子在身邊:“秀心仙子,白蓮仙子,真是不好意思,我因為修煉耽擱了一個月。”

    “這並不妨礙我們之間的合作!”秀心仙子道:“公子不知道要去哪,請我保駕護航?”

    “巫宗!”孟飛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

    “巫宗!”秀心仙子聽後倒是吃了一驚,因為這是傳說中的禁地,若是沒有得到巫宗的邀請,貿然進去的人,出來之後,都要遭受到厄運的詛咒,就連不朽級的高手,都不例外。

    “這個諸位請放心,隻要你一路護送我到巫宗的外圍,並不進入巫宗的領地,當然,遇到高手刺殺我,還請保護。”孟飛擺擺手。

    “原來是這樣,這就好辦了,公子走吧。”秀心仙子飛了起來。

    “我們先去天道閣一趟,我還得請玄冥星君。”孟飛朝天道閣飛了出去……

    等他從天道閣飛出來的時候,身邊已經空無一人。

    一個人孤零零的,北元太子不見了,秀心仙子也不見了,更沒有玄冥星君這位史詩之境“本命法相”的大高手的影子,好像生意沒有談成似的。

    “方公子,有那麼嚴重麼?需要我等隱藏形跡?”飛上天空的時候,玄冥星君的聲音,突然傳達進了孟飛的腦海之中,原來他們都把本尊真身藏在了虛空之中,徹底的隱藏起來,同時用了種種神通掩蓋氣息,是要打人一個措手不及。

    “玄冥星君,您隻要按照我的計劃行事就是了,這次我若是成功的除掉了刺殺我的人,晚輩定然會給您雙倍的神靈丹,晚輩的神靈丹,可是比許多大門派神靈丹的品質要好得多。

    這個您是知道的,而且以後我還會答應每個月都用神靈丹和天道閣換取一些東西。”孟飛用精神交流著。

    “很好很好,老夫定然會竭力保證你的安全,至於刺殺你的人是誰,老夫就隻幫助你抵擋,卻並不負責擒拿殺敵之事,這個你要明白。”玄冥星君道。

    “隻要前輩能夠為我抵擋住暗殺,並封瑣空間,不讓敵人逃走,就足以了,其餘的事情,並不需要麻煩前輩。”孟飛倒是知道玄冥星君現在不願意殺手,隻保證他的安全,這卻並不妨礙他施展計劃。

    一道五色光華飛出了大城,漸漸的遠離了北元帝國的領土,到達一片片荒蕪人煙的蠻荒叢林之外。

    北元帝國的另外一麵,就是不知道多少億萬的“蠻荒叢林”,叢林之中有各種恐怖妖獸,怪物,也有許多奇花異草,天材地寶。

    在“蠻荒叢林”的深處,有著一個神秘勢力,就是巫宗,比起現在的北元帝國,也不相差不遠,這神秘勢力的外圍,現在都是四方主世界,談之色變的禁地之一。

    孟飛飛到了“蠻荒叢林”之外,並沒有進入其中,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若有若無的危險,就在前麵。

    皺了皺眉頭,他的耳朵一動,聽到了一陣清脆悅耳的笛聲。

    那“銀月星盜”的女子,就坐在一顆蠻荒古樹的樹梢上,悠閑的吹著笛子,似乎是在專門等待孟飛。

    看見孟飛飛在半空中,“銀月星盜”停止了吹笛,把手伸出來:“你在賣寶大會上買了一艘彼岸之舟,對於你來說沒有用處,把它給我,我可以饒你一次怎麼樣?”

    修煉了神秘佛門功法的“銀月星盜”,居然隻身一人,攔截在孟飛,索要“彼岸之舟”可謂是囂張至極,也神秘至極……

    本來“銀月星盜”一個人,單對單,孟飛根本不需要任何幫手,就可以幹掉這個法丹高手……開辟了第二丹田的孟飛,對付一般的法丹高手,可說是小菜一碟。

    但是孟飛出乎意料的沒有動,隻是靜靜的看著對方。

    因為他感覺得到,對方既然擺出這樣的姿態,顯然是有備而來,堂堂的百盜榜排名第二的角色,也絕對不是愚蠢之悲,不過他用神念感應四周,卻沒有現任何動靜。

    正因為沒有現動靜,更讓他心中覺得恐怖。

    “哈哈哈!”沉默了一會兒,孟飛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銀月星盜,你的膽子,很大,居然現在還敢攔路搶劫我,連我買到了彼岸之舟,想不到你都知道了,看來我至始至終,都沒有擺脫過你們。”

    “當然,我還知道,你身上有大量的神靈丹,品質,比起許多大門派的,都還要高出幾倍,因此買起東西來,肆無忌憚,連燕南飛的弟弟,燕天情,你都敢得罪。

    不過巫宗現在也是內鬥得厲害,燕南飛得了巫宗真傳第一的名頭,自然讓一些老牌的真傳弟子,非常妒忌,如今巫宗的真傳弟子之中,那個人才,也是一個個的湧現出來……

    你若能活著返回巫宗,說不定,真能有一番的作為,要是為了一件鬥戰神兵,而將小命丟在這,實在是不值的,怎麼樣,我的放,你可是考慮清楚了,留下彼岸之舟,就可以活命,否則,就隻有死路一條。”

    銀月星盜在一顆蠻荒古樹上站起身來,似笑非笑,盯著孟飛上下打量,竟然是知道了孟飛的底細!

    “嘿嘿,我早知道我的身份,怎麼隱瞞得住星空百盜榜上大盜的調查?”孟飛嘿嘿一笑,他心中明白,自己最後所做的每一次事情,哪一件傳出來,都可以讓人聲名鵲起,揚名立萬。

    他也沒有想過,自己的幻化的這個身份,能夠隱瞞過別人多久,不過因為在北元帝國之中,他還是得稍微的隱藏一下,避免招搖,否則聖堂的人找上自己,也難免生衝突。

    “看來你也不錯,知道了我們是百盜榜上的大盜。”銀月星盜這個女子伸出一個手指頭,搖晃一下:“本來那滅情公子雇傭我們來殺你,你逃走一次,我們也就罷手才是,不過你身上居然有封神榜這等天帝符詔,那我們不來殺你都不行了。”

    “廢話也別說,你有什麼埋伏,都放出來吧,我們今天,除了刀子見紅,沒其它選擇。”孟飛聲音冷峻:“你如果是單身一人,那今天就隻有死路一條。”

    “咯咯咯!”銀月星盜輕笑著飛了起來,她這一飛,腳下就自動出現了朵朵蓮花,結成一座蓮台:“當然不止我一個人,你也不止你一個,你請了天道閣的玄冥星君,還有慈航靜齋的秀心仙子,你身邊還有一個北元太子,北元帝國的少帝。

    你總共擁有三件仙器,不過能夠揮作用的就隻有兩件,那封神榜已經破損,我說得沒有錯吧,對你的實力,我們的估計,不會有任何錯誤,否則怎麼會來擒拿你呢?”

    砰!砰!砰!

    聽見了“銀月星盜”的話,孟飛身上冒出了三道光華,衝天而起,正是玄冥星君,北元太子,和秀心仙子。

    孟飛臉色陰寒,他讓這些人躲藏,就是為了陰三個大盜一把,卻沒有想到這三個盜賊能量這麼大,居然能夠滲透到天道閣內部去,知道自己雇傭高手的信息。

    “還好,封神榜打開了封神儀,威力大增,足可以比得上日月天地鐲和血幽王聯手,他們都不知道,就這一點,足可以使得我翻盤,更何況,我還有八卦爐與深淵權杖為後手,第二丹田,為終極手段,我就不信,今天還收拾不了你們三個賊寇。”

    孟飛心中再度算計了一番自己的預留的手段,他倒是一點兒也不驚慌,原來他是準備殺死三個大盜,奪取他們的法丹,現在計劃既然不可行,那退而求其之,逃之夭夭,還是可以的。

    “玄冥星君,你身為史詩之境本命法相大成的高手,不朽有望,沒有必要淌這個渾水吧。”銀月星盜似乎對玄冥星君有些忌憚……

    畢竟,一個史詩之境“本命法相”的強者,舉手投足,都有無窮的威能。

    玄冥星君長長了吸了一口氣:“我天道閣做生意,講究的就是童叟無欺,以誠信服人,否則生意怎麼會做得遍布天下?今天我答應了這位公子,前來保護他,就絕對不會退卻,你不要逼我動手。”

    “佩服!佩服!天道閣做生意,的確是誠信為本,這是仙魔兩道都知道的事情,既然如此,夜遊神,你出來吧。”銀月星盜一招收。

    嗚嗚嗚,嗚嗚嗚!

    她這一招手,立刻天地之間,鬼哭神嚎,一陣陣的陰風從地底鑽了出來,無數的陰魂惡鬼,在陰風之中飄蕩,最後全部凝聚成了一張陰魂王座,上麵坐著一個身穿麻衣,臉色蒼白,眼珠子之中飄蕩著蒼白鬼火的中年修士。

    這中年修士,指甲很長,足足有一尺多,好像飛劍,看樣子恐怖無比,似乎是掌握地獄的惡魔。

    “居然是這家夥!他居然敢對付天庭的傳人!真是找死!”金龍在封神榜中狠狠的道:“此人,乃是我們天庭的一個長老,玉皇大帝在的時候,他隻不過是一個芝麻大點的角色,現在居然敢對付玉帝的傳人!

    不過,他沒有大量的封神之力,是一輩子都無法修煉到不朽之境的,按照他的修為,雖然是史詩之境,本命法相大成的強者,但壽元,也恐怕不足千年了。

    若在千年之後,還不得到封神之力,他體內的無邊陰魂,就會反噬,最終氣散功消。一命嗚呼,隻有封神之力,才能夠把無邊的陰魂,轉化為純淨的力量。”

    一般門派的高手,是絕對不敢對一個門派的傳承者出手的,現在這個“夜遊神”,就敢對孟飛出手,顯然是天庭內部混亂的原因。

    “終於惹來了天庭的人麼?”孟飛知道,這一天遲早會來,自己得到了封神榜的消息,肯定會引來天庭人的追殺。

    天庭,雖然自從玉皇大帝不在了以後,四分五裂,內鬥得厲害,但瘦死駱駝比馬大,連聖堂現在也不敢動剿滅的心思。

    而封神榜的出現,有可能是天庭統一的跡象。

    如果天庭中一位高手得到之後,重新祭煉,恢複力量,然後打開天庭寶庫,實力大增,統一天庭,重新回到天下第一大門派的位置上,也不是什麼難事。

    夜遊神這一出現,頓時都感覺到了陰森森的壓力,玄冥星君的眼神也變了。

    “玄冥星君,這是我得到的君王令,你若不想得罪至高無上的星君之主,最好退去。”夜遊神一出現,看也不看孟飛,似乎他是待宰殺的羔羊,把手一楊,嗖!一塊烏黑的令牌,朝著玄冥星君飛去。

    玄冥星君一接到手,仔細一看,大驚失色,臉上顯現出尷尬之色:“孟飛道友,這次老夫對不住了,咱們之間的交易,就此作廢。你贈給我的神靈丹,我一粒不少的還給你。”

    說話之間,他把一千多枚神靈丹,全部都化為一道晶芒,飛向了孟飛,隨後身體一躬,突然電射而出……

    哧啦!

    這玄冥星君的遁法捷得不可思議,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那“夜遊神”居然毫不阻攔。顯然是放行了。

    “走!”孟飛此時,早就瞄準了機會,在玄冥星君起身飛騰之時,也飛了起來,身體晃動出千萬幻影,同時真形隱藏在其中,如蛇如雀,就要飛遁出去。

    他一連施展出“五行幻影術”“天地逍遙遊”兩大神通,是要乘著這個機會,和玄冥星君一起走。

    夜遊神一出現,孟飛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危險至極,若不尋覓機會,一走了之,很可能就陷入危險的境地。

    和他一起飛的,還有秀心仙子,此女也似乎見勢不妙,不肯留在原地。

    “哼!想走!”夜遊神的聲音虛無縹緲,幽幽來自地底最深處,把手飛的一抓,頓時之間,孟飛就被一片蒼白的鬼火抵擋住,熊熊燃燒,白焰遮天,一般人的神通火光,都是一團團的。

    而夜遊神的火光,卻是牆壁一般,而且不是熱的,而是寒冷刺骨!竟然是天地之間罕見的一種冷焰。

    “幽冥鬼火!”金龍的精神閃爍著:“幽冥鬼火乃是一種冷焰真氣,威力極大,入侵肉身,頃刻之間的肉身蝕骨,而且克製許多火焰神通,夜遊神的修為,到了本命法相的層次,不是一般史詩級高手比擬得了的!”

    “血幽王!”孟飛剛剛想以火破火,運用火之靈枝,但是金龍的精神這閃電般的交流卻立刻醒悟,血幽王的力量全力集中,一刀向鬼火斬殺而出。

    但是蒼白色的“幽冥鬼火”呼啦一下反包裹過來,把血幽王燒得吱吱作響,困在火中,隨後好像猛的倒了一條牆壁,所有的鬼火都崩塌下來,把孟飛團團包裹在中間。

    “月靈兒!”北元太子把日月天地鐲猛的旋轉,一大片星光照射而出,頓時就把“幽冥鬼火”蕩開一大片。

    日月天地鐲是神聖仙器,對魔氣鬼火,有獨特的抵禦功能。

    “哼,區區兩件仙器,就想破開我的幽冥鬼火,那是做夢!”夜遊神座在陰魂王座上,看見北元太子蕩開魔氣,就要逃遁出去,猛的張開嘴巴,頓時更多的幽冥鬼火,被噴了出來。

    天地之間一片蒼白色,這一大團蒼白色的火焰在天空上,足足有方圓數十。

    地麵上,大批古老的蠻荒樹木,被幽冥鬼火引動,都接二連三的枯萎,呈現出腐臭的黑色,而蠻荒樹林之中許多蛇蟲鼠蟻,虎豹豺狼也都全部死亡,靈魂都被汲取到了幽冥鬼火之中,為這鬼火增添力量。

    這“幽冥鬼火”就有這一種厲害,一籠罩下去,所有的生靈魂魄都被汲走,融入鬼火之中,甚至連植物的生機,都會被汲走而腐爛。

    這是一種毀滅性,掠奪性的冷焰。

    練成此火,必須要大量的殘殺人獸,奪取精魂,然後融入地煞之氣,各種魔性,最後鬼火大成,演化幽冥,厲害無比。

    銀月星盜看見“夜遊神”再次噴出幽冥鬼火,籠罩一方,皺起眉頭。

    這方圓數十的“幽冥鬼火”瞬間就把日月天地鐲的光芒掩蓋住。

    “封神儀!給我打開!幽冥鬼火,全部吸納!”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孟飛祭出血幽王,北元太子蕩開大批的鬼火,而夜遊神再度噴火。

    金龍在孟飛的身上,突然打開了“封神儀”,頓時這座無上封神之門一打開,無邊的吸扯之力,湧動出來,隻一卷,就形成了一個漩渦,那些幽冥鬼火全部被吞噬在其中,而封神之光,就越來越濃烈。

    幾乎是一個眨眼皮的功夫,這些“幽冥鬼火”就被吞噬了一半,全部輸送到“封神儀”麵,成為封神儀運轉的動力。

    “封神儀!封神儀!不可能,不可能,封神榜不是損傷嚴重麼?怎麼會恢複到這種程度,居然能夠打開封神儀!”夜遊神看到自己的鬼火之中,突然湧現出了一座門戶,頓時渾身一震,從“陰魂王座”上站立起來,這一吃驚可是非同小可。

    他是天庭的長老,當年在玉皇大帝手下,深深知道“封神儀”的厲害,如果能夠全部打開,摧動威力到極致,足可以吞噬一切,把人間變為封神之地,讓無邊的生靈,承受永封神禮儀

    想想當年玉皇大帝掃蕩群魔,那封神儀的威力,到現在,夜遊神全身上下都打寒顫。

    本想施展出另外的神通,或者寶物,把孟飛擒拿過來,奪取封神榜,但是封神儀的出現,使得他吃了一驚,速度上就緩慢下來,卻為孟飛爭取到了一線機會。

    破!

    封神儀把幽冥鬼火吸走,孟飛抓住機會,身體再度上衝,一下就沒入雲端,要逃之夭夭……

    剛才夜遊神就施展了一門神通,他都應付艱難,如果再祭出多種神通,或者把自己的“本命法相”顯現出來,那麼自己肯定不是對手。

    “想走,太小看我們了。”就在孟飛這一鑽入雲層,突然兩朵白雲之中,黑煞星盜,破軍星盜兩個法丹級別的殺手,鬼神一般的出現,頭頂上氣流衝射出來,上麵托著一顆法丹!

    包含種種神通,出極大的威嚴,幾乎是把一片虛空都凍結住,阻擋住孟飛的去路。

    原來兩大刺客大盜,早就事先埋伏,專門阻擋孟飛的去路。

    那秀心仙子現在從另外一邊飛起,卻沒有遇到任何阻攔,就直接飛走了,顯然是夜遊神不願意得罪師妃暄這種級別的人物。

    而且對付秀心仙子,沒有什麼價值,孟飛就不同了,身上的價值,足可以讓人瘋狂!

    兩大高手,沒有施展任何神通,就是把自己的本命法丹祭出來。

    因為一個法丹高手,威力最大的就是法丹,就算是血幽王這樣的上品仙器,都破不開,要阻止孟飛,別的什麼都不管用,隻有法丹威力最大。

    哪知道,看到對方法丹冒出,出掃蕩一切的威力,孟飛臉色不驚反喜。

    “千萬不要!封神儀專門吞噬法丹!沾染上了一點封神之氣,你們的法丹,就萬劫不複。”夜遊神看到一幕,猛的出口。

    就在此時,“金龍”出嘎嘎的怪笑聲,封神儀中間,再度湧出了兩條封神之光,其中蘊含千萬生靈的真意,破開了兩枚法丹的壓力,一下就接觸到了兩枚法丹之上。

    “不好!”黑煞星盜、破軍星盜大吃一驚,因為他們感覺到了自己的本命法丹,居然和自己隱隱約約的失去了聯係,這是修行以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法丹不朽,法丹無量!

    法丹乃是種種真氣的結合體,蛻變成的一顆真氣種子,可以驅除邪魔,掃蕩一些妖氣……

    但是現在卻被封神之光撼動!

    他們本來是轟擊出自己的本命法丹,把孟飛一下打回去,卻沒有想到卻弄巧成拙……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你們自己把法丹飛出來,轟擊封神儀,就是自投羅網!”孟飛心中大喜,要是這兩個人,不飛出法丹,自己還真不好辦,就算飛出法丹,不轟擊封神儀,要把法丹擒拿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法丹是他們辛苦修煉出來的東西,簡直就是自己的第二分身,隻要心意稍微一動,就能夠收回來,而且法丹的威力和自身緊密不可分割。

    但是現在,他們自己用法丹轟擊封神儀,等於是向刀口上撞。

    “收!”

    “回!”

    兩位大盜感覺到不妙,強烈危險從意念之中生出來,知道是平生最為危險的時刻,猛的溝通所有意念,感應自己的法丹,同時呼喚自己的法丹,力圖感應,要竭力收回來。

    頓時,本來要被拉入封神儀的兩顆法丹,緩衝了一下,停留在門口。

    兩顆法丹一入封神儀,那就永世沉淪,不得翻身。

    “夜神劍!去!”夜遊神在這個瞬間,把手一甩,一條長蛇似的黑光,哧溜兒竄出,斬殺向了孟飛的腦袋天門,企圖牽製孟飛!

    那一道哧溜兒的黑光,他的一口飛劍,叫做“夜神劍”,也是一口中品仙器,威力極大。

    “萬鬼鎖魂!”與此同時,他身上冒了許多條黑氣,黑氣之中,簇擁著許許多多的鬼頭令旗,散出強大的鬼氣,這些黑氣小旗射向四麵八方的空中,連地下都滲透進去,打入了黑氣。

    頓時之間,天上地下都密布滿了一層濃濃的鬼霧,似乎是在封鎖空間,防止孟飛逃跑,然後在施展手段甕中捉鱉。

    這是一門極其厲害的封鎖神通,同時配合上了手中寶物,布置成的“萬鬼鎖魂大陣”困在其中的人,根本不能夠衝出去,除非是不朽級以上的人物。

    “血幽王!”孟飛自從練成了第二丹田之後,特別敏感,精神之中感覺到腦後強烈危險襲擊而來,血幽王一下飛去,就敵住了“夜神劍”,兩兩一碰撞,當的一聲,爆炸出了漫天的黑星和血光,“夜神劍”畢竟是低了一等級,被直接擊退。

    夜遊神在布置“萬鬼鎖魂大陣”的緊要關頭,看也不看夜神劍,猛的噴了一口罡氣,那夜神劍,如一條蛇的鬼魂,突然一個閃爍,躲避開了血幽王的鋒芒,繼續向孟飛斬殺過去,油滑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