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道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  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蠻荒森林(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秀心閣

    北元太子此時看到孟飛這幅形象,還以外他變成了一尊太古神獸,要孵化出來。!

    “五行之主!九天十地!無上至尊!”五彩巨蛋中,傳達出來了孟飛毫無感情的聲音,哢嚓一下,蛋殼破裂,所有的五行元氣化為了一座大陣,正是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修煉到小成的境界,組成的一座封印大陣。

    這陣有神鬼莫測之功效,叫做大行大封印!

    如果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全部修煉到大成,都會產生出神雷來,那麼相互配合,就會化為混沌大封印,厲害無比,可重開天地。

    孟飛這一下把“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修煉小成,練成第二丹田,正要想個辦法,試驗一下第二丹田的厲害之處,但是卻被“封神榜”中滔天的能量,所驚動。

    “這是怎麼回事?”此時,“血幽王”也飛了出來,看著空中“封神榜”的變化,臉色有一些不自然,它乃是仙器的器靈,深深的感覺到“金龍”似乎在進行著一場驚天動地的蛻變。

    “這條蠢龍動靜鬧得挺大啊,萬一這次蛻變,力量比我強大了該怎麼辦?以這條蠢龍的性格,肯定會時常的找我麻煩,這可很是不妙啊!

    我也要急的蛻變!可惜我的本質要提升力量,隻能一步一步的慢慢來,比普通人修煉度要慢上無數倍,除非能夠吞噬那根深淵權杖,可是此物,是主人用來守護自身**的,還從來沒有放它出來戰鬥來,自然不可能讓我吞噬掉。

    不過,主人的領域之中,還有不少不朽級妖獸的碎甲,如果我能是吞噬大量的不朽級妖獸的碎甲,夠把碎甲麵的精華,融入我的身體之中,哼!”血幽王想道。

    金龍提升力量,對於它來說,卻是有些大大不妙,它現在也想急的提升實力了。

    嘩啦!一道星辰光線衝出,再次凝結成了一尊器靈,卻是北元太子身上的“日月天地鐲”上的器靈也被封神榜驚動,衝了出來。

    “太子,這件仙器,可是非同小可啊,我能夠感覺到其中滔天的能量和恐怖的力量,似乎是什麼遠古的封印,極其強大的存在,被打開了封印,這件寶物太恐怖了。

    天地之間,居然會有這麼恐怖的仙器,也不知道是誰煉製成功的,不過好像是並沒有恢複過來,如果恢複過來了,隻怕……”這個“日月天地鐲”的器靈也是臉色有些蒼白,十分的人性化,好像是血肉之軀一般。

    “月靈兒,這是當年第一天帝玉皇大帝的符詔,可以用它來冊封神靈,當年不知道滅殺了多少高手,這張封神榜在孟大哥的手中,以後有大作用!”北元太子歪著腦袋道:“這件寶貝,似乎是絕品仙器,隻要稍有機緣,就可能進化成仙器。”

    原來,“日月天地鐲”的器靈叫做“月靈兒”。

    “好,這等寶物,它的器靈也肯定很強大。我等下它蛻變成功,倒要看一看,它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月靈兒似乎是一臉的戰意,對於戰鬥很有經驗的樣子。

    “它是在汲取彼岸之舟的五行靈氣蛻變。”血幽王完全冒了出來,看了看月靈兒,緩緩說道:“我沒有想到,那彼岸之舟的五行靈氣,這麼濃厚。看似無窮無盡的樣子。”

    它剛剛和月靈兒聯手,對付過燕天情,頗有一些惺惺相惜之處,對於“金龍”的突然強大,也都似乎是心有一些抵製。

    “不錯,彼岸之舟的五行靈氣,充足無比,似乎和我比起來,都不相上下,我也有些弄不明白,為什麼這件至寶吸收了這麼多的五行靈氣,還沒有蛻變為仙器!這也是這件至寶的主人,為什麼要把它賣掉的原因吧。”

    月靈兒本身也是絕品仙器,感覺得到彼岸之舟中五行靈氣的濃烈程度。

    其實這艘“彼岸之舟”還是許多高手得到它之後,想煉製成仙器,但是卻沒有辦法把它蛻變,所以的高手,都是在往麵灌注大量的五行靈氣,最後,還是無濟於事,最後隻能賣掉,換取巨額靈星實。

    咯吱!

    就在這時,封神榜中,一陣古樸的聲音,緩慢的傳達出來,好像一尊塵封了無數年月的神秘大門,被人緩緩推開。

    最後“金龍”從封神榜中浮現出來,全身晶黃,黃霧圍繞,在虛空中漂浮不定,神聖無比,而它的背後,似乎是一座大門,大門之中,全部都是無邊的封神之光,龐大到不可限量的神意,似乎要冊封人間,使得天地變成封神的世界!

    “哈哈哈!我的力量積攢夠了,終於打開封神儀!”金龍狂笑起來。

    “封神儀!那是什麼東西!”血幽王,月靈兒都感覺到了“金龍”身後的那扇大門非常恐怖,似陣非陣,似神通非神通,似寶非寶,甚至有些活物的味道,如一尊上古時代就存在的洪荒凶獸。

    那扇“封神儀”,可以吞噬一切不敬天威的存在!

    就算是兩尊仙器的器靈,都感覺到非常恐怖,因為麵有一股毀滅性的力量,隻要思維稍稍一接觸過去,就感覺到了無邊的痛苦從其中傳達出來。

    “麵到底蘊藏了怎麼樣一種恐怖的東西?”北元太子也睜大了眼睛。

    “是封神榜中的一座大陣!也是一件寶貝,更是一門神通,封神是天庭的一種說法,意思是一旦封神,就要秉承封神之光主的無上意念。

    當年玉皇大帝為了煉製這座封神儀,不知道汲取了多少生靈的神念,以無窮生靈的神念,冊封神靈,是為天之真意!月靈兒,你不是要我和較量一下嗎?那就來吧!血幽王!你也一起上,讓我看看你們這兩個後生晚輩,到底實力如何。”

    “金龍”的身後,那座“封神儀”在它說話之間,無邊的神影幢幢疊疊,重重神靈,都從其中傳達出來。

    “好!”血幽王眼神流轉,道:“咱們就和它鬥上一鬥!”

    說話之間,它化為一隻血色大手,帶起滔天血海,狠狠向金龍抓了過去,力量籠罩住整個封神榜,似乎要把這張圖畫的本體抓到手禁錮起來。

    而“月靈兒”也化為一道星光,升騰而起,雙手一揮,一連串的星沙纏繞而出,連番出爆炸,卻沒有什麼聲音,隻有輕微的劈啪啦,煙花般的閃爍。

    但空間都為之震蕩,孟飛知道隻要一粒火星濺射到人身上,那人就骨肉為泥,化為烏有。

    兩大器靈,獨鬥“金龍”。

    “嘎嘎,嘎嘎!”金龍出鴨子一般的怪笑聲音,碩大的爪子,一爪按去,背後的“封神儀”立刻就顯現出了無比吸引之力,把“星沙”全部汲取了進去,一點影子都不顯現。

    與此同時,它的大尾一擺,啪!狠狠的抽打在血幽王化成的血色大手之上,立刻血光崩裂,顯現出了“魔刀戰蒼穹”的本體來。

    “我有封神儀護身,任何不朽級以下的攻擊,都對我效果很小,你們這兩個小輩,我就讓你們感受到封神的偉大,也好讓你們尊敬尊敬老前輩!”金龍高聲吟唱著,神聖的咆哮著,身後的“封神儀”再度流轉,兩條封神之氣衝了出來。

    每一條封神之氣,其中都蘊含無邊的真意,隻要稍微掃中一點,任何神通,都施展不出來。

    “那未必見得!我是魔器出生!練就天魔大陣!我倒要看看,這號稱天道之中最為恐怖,最為神聖的封神之儀,到底厲害到了什麼程度!”麵對這種情況,血幽王身體一動,突然化為了一團圓滾滾的血光,似乎是血球。

    血球東西飄散,躲避著“封神之氣”,在飄散之間,突然化成了一尊“血色刀輪”,猛烈呼嘯旋轉,衝入了“封神之氣”中間,那一片片的刀輪高旋轉,竟然把“封神之氣”紛紛切割開來。

    “我乃是神聖仙器,誅滅魔頭為己任,自然不會害怕一切神聖罡氣!”月靈兒也絲毫不懼,也不躲閃,身體上猛的湧現出無窮星光,澎湃洶湧,迎向了“封神之氣”。

    兩兩一接觸,突然一大蓬的火焰燃燒起來,那火焰是璀璨的顏色,正是星辰真火,帶有極強的磁力,頓時就把“封神之氣”燃燒得扭曲起來。

    “你們好大膽子!居然敢對抗封神儀!看來我要施展神通,把你們一網打盡!封神儀轉動,無盡的真意,封神再現!”轟隆!

    隨著“金龍”高聲的吟唱,封神儀陡然擴大,無邊的封神之氣,籠罩了整個空間,把所有的人都卷了進去,一個封神之域,緩緩的凝結而成。

    這個摸樣,好像是整個世界,連同日月星辰,山川河流,都被“封神儀”吞噬了進去,眾人甚至和天地元氣的感應都失去了……

    孟飛心中一動,感覺到了自己的“世界之樹”汲取天地元氣的速度,都緩慢了下來,知道這是被“封神儀”的領域隔斷,這才深深的知道封神榜的厲害。

    “好了!不要再打了!留著力量對付三大殺手去,或者,等有機會對付燕南飛,要是兩敗俱傷,寶物受損,我可沒有多餘的天材地寶替你們凝練本體!”孟飛看到這樣的情景,立刻心神一動,阻止三件至寶繼續爭鬥。

    呼呼!

    虛空之中,一寸寸的亮光滲透了進來,似乎是“封神儀”把整個世界慢慢的吐了出來,血幽王,月靈兒都感覺到了厲害,剛剛雖然被孟飛叫停,但是如果真的拚命爭鬥,它們就算能夠破開“封神儀”出來,也隻怕本體要受到嚴重的損傷。

    總而言之,“金龍”以一敵二,居然還能夠占到上風,實在是厲害。

    這還是封神榜沒有恢複一小半神效的情況下,如果全部恢複,那會厲害到什麼程度?

    “可惜啊可惜,我仍舊才恢複百分之一的力量,如果能夠恢複一半的力量,揮手之間,就可以把你們吞噬!”緩緩收了封神儀,金龍進入封神榜中,慢慢的沉寂下去。又化為一道紋身,進入了孟飛的皮膚上。

    在這沉寂的時候,一艘船也被吐了出來,是“彼岸之舟”的本體,不過此時這艘船已經沒有一點法力波動,也沒有絲毫的五行靈氣,就好像是世俗之中的一個雕塑。

    實際上,這艘船被金龍吸光了五行靈氣後,就失去了任何靈效,上麵的許多大陣,也都枯寂了,和一個雕塑還真沒有什麼兩樣,不能飛,不能出光,也不能防身禦敵。

    除了自身的材料非常堅固之外,就是一個裝飾品。

    “孟飛,我也想不到,這艘船中居然蘊含了那麼多的五行靈氣,居然能夠讓我打開封神榜中的封神儀!這下滅殺三**丹高手,不費吹灰之力了。

    而且隻要事先埋伏好,突然出手,還可以不給他們法丹自爆的機會,甚至可以收取掉他們的法丹,以前封神榜隻能降服傳說以下的強者,但是現在有了封神儀,就不同了。”金龍的聲音細細的傳達進了孟飛的腦海中:

    “我看那個叫銀月星盜的女子,長得不錯,收了當個丫鬟,也是不錯的,而且,她修行的是佛門神通,你要是沒時間煉製彼岸之舟,就收了這個女人,說不定可以讓她把彼岸之舟再度煉製一番,至於另外兩個法丹高手,則可以融入你的第二丹田中。”

    “什麼,封神儀可以讓法丹高手不能自爆?”孟飛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那如果真的能夠得到三大傳說級高手的法丹,融入我剛剛開辟的第二丹田之中,我的真氣,會增長什麼程度啊!我開辟了第二腦海,根本不怕撐爆身體。”

    殺掉一個法丹高手,最大的顧忌就是對方拚命的時候,自爆法丹。

    那樣一來,史詩的存在,都有受傷的可能,這和殺大天魔一樣,天魔解體**的自爆,厲害無比,不過法丹爆炸,比天魔解體**,更為淩厲百倍。

    可以把方圓數十的虛空,直接震塌,讓人逃跑,都沒有地方。

    這也是孟飛擊殺三**丹高手最大的顧慮。

    也正因為如此,法丹高手一般,都沒有人去招惹,練成了法丹,就等於是多了一重護身符,在修道界,少了許多殺身之禍。

    不過現在“封神儀”被打開,隻要應付得當,事先設置下埋伏,就可以有八成把握殺掉法丹高手,奪取法丹,這簡直是獨一無二的手段。

    “看來這次真的是天助我也,不過事情不能操之過急,北元太子參加,他才修煉到傳說之境,非常危險,萬一失手受到了什麼傷害,我難以交代,先在這修行半個月,慢慢計算一個萬全之策,增強實力,再出手反殺。”

    孟飛對於這種事情,一定要計算清楚,免得臨時失手,釀成大禍,殺人絕對不能拖拖拉拉,也不能操之過急,一但計劃周詳了,就一定要得手!

    雷霆萬鈞一擊,幹掉禍害。

    況且這是一次提升自己實力的最好機會。

    如果成功,那麼挑戰燕南飛的把握就大了很多。

    孟飛眸子之中閃爍著無窮無盡的計策,都在一一分析,比較,綜合出一個萬全手段來。

    孟飛和“北元太子”在這座宮殿中足足住了一個月。

    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孟飛把“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的種種功法,手段,都徹底的熟悉了一遍,同時也把“封神榜”的一些妙用再度參悟,有了新的認識。

    原來的“封神榜”功能很弱小,除了儲存東西之外,就是出封神之光,麵的種種大陣禁製,基本上都揮不出來,偶爾“金龍”出一個封神大陣,威力也就是偷襲,不能做正麵攻擊。

    但是現在卻就不同了,“封神儀”一旦打開,無窮的威力,就顯現出來,舉手投足就可以封鎖虛空,連“血幽王”“月靈兒”這兩大仙器的器靈,都奈何不得,可見如果真正和人動手起來,有多麼的厲害。

    “封神儀”玄妙無比,雖然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參悟,但是孟飛還是隻能參悟出一小半的奧秘來,不過在和別人對敵之時,他也能夠運用一些封神儀中的種種功能了。

    如果現在和人對敵,比如燕天情,他有信心,輕鬆收拾下來,根本不需要十招。

    當然,在這一個月的時間,他總體來說,還是在積攢天地元氣催生“五行果”。

    每天的天地元氣,都煉製成幾十枚五行果,大量的堆積,在封神榜中,令得孟飛是心花怒放,五行果,可是比神靈丹,都要搶手的寶貝,第一枚五行果,都價值連城。

    尤其是當他知道了靈星石的好處。

    在四方主世界之中,隻要有靈星石,幾乎是可以買到你任何想要東西,可見靈星石,有多麼的供不應求。

    足足一個月,積攢了一千多枚五行果,如果放出去的話,不知道要驚駭多少人,隻怕北元大帝,都會找上門來,問個究竟了……

    不過這一千枚五行果,其中五百枚,是孟飛全部給北元太子帶回北元帝國的,因為,他要慢慢在這四方主世界之中,建立自己的勢力,而北元太子,無疑是一個非常合適的人選。

    “我這樣下去,不出兩三百年,隻怕是天下最富有的修煉者!什麼燕天情,什麼燕南飛,統統都是窮光蛋,世界之樹在古老的傳說之中,聳立天地,貫穿諸萬萬界。

    我現在得到的世間之樹的種子,連它的億萬分之一的功能,都沒有催發出來,得多尋找一些五行聖水,如果一天,能夠生產出數十萬的五行果,百萬五行果,那隻怕能夠真正稱霸一方!”孟飛心中想著。

    “走,北元太子,咱們先去請秀心仙子,再去找玄冥星君。”

    “好!這次真是好玩!居然要埋伏三**丹高手,對了,你說的那三**丹高手,兩男一女,根據他們的相貌……”北元太子用著手指頭摩擦自己的腦袋:

    “似乎是百盜榜上排名二,三,四的,銀月星盜,黑煞星盜,破軍星盜,三大盜賊,個個都是法丹高手,修煉詭秘神通,擅長於刺殺隱忍,常常令人防不勝防,要殺一個人,從來沒有失手過。”

    他好像背書一般,把百盜榜上大盜的資料背了一遍,很顯然是出來之前,得到了他父母的千叮鈴,萬囑咐。

    “原來是百盜榜上的星空大盜?原來如此……”孟飛眼神轉了轉,一切都清晰化起來。

    以前不知道刺殺他的三個神秘法丹高手到底是什麼身份,現在知道了那就更有把握竊取三人的法丹為自己所用!

    “走!”孟飛想了想,一道五色氣流包裹住了北元太子,向天空飛起……

    秀心閣之中。

    白蓮仙子,秀心仙子在相互商量著。

    她們手分別捏著兩枚“神靈丹”,其中一枚是聖堂煉製的,比較小,並不純淨透明,麵的神靈麵目,也有些模糊,五官似乎都不端正,其中蘊含的元氣,也不怎麼澎湃。

    但是孟飛煉製的,個頭明顯的比聖堂的大了許多,而且顏色一律純淨透明,比水晶還要清澈,仔細的分辯都看不出任何的雜質來。

    其中的神靈麵目胖乎乎的,白生生的,似乎還帶有呼吸,讓人不忍心一口吃下去,而且那神靈呼吸之間,一股股的強大的元氣驚濤拍岸一般的湧動著,在丹藥內旋轉。

    這就是聖堂神靈丹和孟飛煉製的神靈丹的差別。

    怎麼看,聖堂的神靈丹都是假冒偽劣產品,而孟飛的才是正宗貨色。

    “其實聖堂煉製的神靈丹還可以,但就怕貨比貨,這一比較起來,那個方公子煉製的神靈丹,那就好出了幾倍,我把這丹藥拿到門派之中去,連閉關修煉的掌教至尊,都驚動了。

    因為一枚神靈丹的藥效,比得上聖堂的四五倍!掌教至尊說肯定是經過了一件天地之間罕見的瑰寶,洗滌過後的天魔元氣煉製而成的。

    其中蘊含有濃濃的先天乙木之氣,對於洗髓伐毛都很大作用,隻要資質稍微好的,服用這神靈丹修煉,踏入傳說之境的機會,足足有九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