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道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  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蠻荒森林(13-10-09)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金龍化形

    巫宗中從來沒有這門神通,因為巫宗不是劍修宗派,對於劍術也不怎麼重視。!

    但是燕天情的劍術,卻絕對不同,似乎是傳承了白起這個殺神的絕技,精妙之中帶著樸實,玄奧之中帶著簡單,陰陽包容,剛柔並濟,劍氣尤其厲害,比起任何至剛劍氣都要鋒利,卻又似繞指柔一般纏綿。

    孟飛麵對這一招“劍意”,早有準備,在對方劍勢動,感覺到極度危險的瞬間,領域之中五行靈枝,已經狂湧而出,各種神通瞬間就施展了出來。

    先是“土之靈枝”,一團團土色風暴,向外盤旋呼嘯,緊接著就是“火之靈枝”,隨後“金之靈枝”“木之靈枝”等等神通,向外狂飆。

    啵!

    這些靈枝幻化的神通隻一下,撞擊到了燕天情的劍氣罩上,有的被劍氣粉碎,有的卻把罩子稍微撼動了一下。

    “就算我隻能動用二成的真氣,你也別想困住我!”孟飛念頭動也不動,五行靈枝,相互交換,神通運轉起來飛……

    血幽王化為了一條血影,包裹住自己和北元太子,用刀光硬碰劍氣,一撞之間,破開了一條小口,立刻施展出了“土之靈枝”,從這個極小的縫隙之中遊走了出去。

    “這是什麼神通,怎麼有這麼的速度!”燕天情微微一驚,他沒有料到孟飛的神通,居然運轉得這麼,簡直毫厘之間,迅猛如雷。

    他卻不知道孟飛修成了“九轉金身”之中的“第二內海”,施展神通的度,反應速度,都比以前高出了一倍,而且他催生了五行靈枝,精神得到了洗禮,已經凝練出了精神之火,這可是不朽之境,才有的能力。

    有了這一點,他隻要有足夠的五行元氣,把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施展出來,就可以不用任何真氣,就可以利用五行靈枝自帶的能量,與一般的法丹級強者對抗。

    如果不是孟飛現在隻能動用二成的真氣,一定可以把燕天情,打得像條狗一樣。

    九轉金身通中的“力”,並不是簡簡單單的解釋為“力量”,而包含有“智力”“定力”“性力”“精力”等等。

    孟飛這一下穿梭而出,血幽王輕微一動,又是一條刀氣轟擊而出,斬殺向燕天情的腦後。

    與此同時,孟飛身體一陣搖晃,變化出了千萬條五色影子,分不出哪個是真哪個是假,這是“五行幻影術”,在戰鬥之中施展,尤為厲害,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來。

    “血流萬浪,屍枕千尋山!”就在這時,燕天情突然一轉,身形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知道隱藏到哪去了,以隱藏的方式對付無邊幻影,可謂是恰到好處。

    在他消失的時候,虛空中傳達出來了千百劍氣,隨意揮灑,每一道劍氣都針對了孟飛的一個幻影,把這些幻影一下就斬滅,煙消雲散。

    “五行幻影術”的神通就這樣被破掉。

    “孟飛,此人修行的乃是上古殺神,白起大神的絕殺劍術!凡是修煉者,都講究天地之間,總有一線生機,但是白起這尊殺神,卻反其道而行,從不留任何生機。

    做起事情來,也是如此,不留半點生機,白起這尊殺神,一人一劍,攪亂天機,遇人殺人,遇神殺神,地覆天翻,無法無天,後來因為這家夥實在太過逆天,傳承斷絕,想不到燕南飛繼承了他的衣缽之後,連他弟弟燕天情,也領悟的這種殺道!”

    金龍好像見識出了白起殺神施展的絕滅劍術,強大的精神,傳遞進孟飛的腦海中,讓他千萬要小心。

    白起劍術。

    就是沒有一絲生機。

    絕殺之道。

    對別人如此,對自己也是如此。

    就在這一個恍惚之間,“五行幻影術”被破掉,留下了孟飛一個真實的形體在空中,而燕天情突然詭秘的出現,一劍刺來。

    蓬蓬蓬蓬!

    劍光如一蓬春雨似的打來,孟飛驟然感覺到天地之間全部都是春雨盎然,清新可人,自己好像身處在幽靜的小樓之中,夜聽春雨,處處生機勃,頓時有一種要沉醉的感覺。

    “不好!”幸虧他修煉精深,在這一下沉醉,內心的最深處強烈的危機感覺升騰起來,就看見一道劍光,宛如烈日朝陽,不停的在自己眼前擴大,無窮的劍氣海洋,似乎要把自己淹沒,徹底絞碎。

    孟飛在一下失神之間,燕天情的劍,就破開了血幽王的血光,殺向本體。

    如此劍術,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

    孟飛也是頭一次見識到這麼不可阻擋,顛倒乾坤的絕殺劍道,但他畢竟是身經百戰,通曉種種詭秘手段的人物,在危機來臨,千鈞一之際,精神高度集中,麵前的劍勢在眼都緩慢起來,叮咚!一縷精神之火,陡然在腦海中爆。

    頓時,腦海中所有的精神之力,都猛烈燃燒起來。

    “給我破!”那之間,他身形連番變化,好像一株大樹,狂風吹動,百枝搖晃,讓燕天情劍劍都刺到空處。

    隨後他的手掌,向上一揚,血幽王就完全化成了一隻大手印,鮮血淋淋,其中無窮惡鬼嚎哭,又有杜鵑啼血猿哀鳴的聲音,聲聲泣血,打向了燕天情的本體。

    泣血大手印,血幽王變化出來的一門攻擊手段。

    燕天情身體向外一閃,頓時就變化成了淡淡的影子,手中的劍完全和身體融為一體,劍身合一,堅不可摧,讓泣血大手印擊殺了個空。

    而他的身體,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孟飛腦後,劍氣森森,直指腦後玉枕穴,似乎是要一劍刺破孟飛的腦海。

    這一劍,剛剛擊出,劍上傳達出了一股浩瀚妖異的吸力,在四周虛空,造成了種種無形的漩渦,以劍尖為原點,所有的空間時間,光線,元氣,都向內塌陷,似乎是他一劍把這一塊虛空吸幹了一般。

    如此劍術!

    足以稱得上“絕生”。

    沒有一點生機,不給人一點活路。

    白起劍術,可謂是天下第一,斷絕天地之間的一線生機,完完全全的逆天之舉,每個修煉“白起”傳人,都是驚才絕豔,以一劍之力掃蕩天下,斬殺一切阻攔自己的存在。

    這樣逆天的劍術,並不是每一個人都修煉得成的,所以“白起”傳人,一直都是一脈單傳,每一代隻有一個人,在傳到燕南飛這,卻出了兩個人,一個是燕南飛,一個是燕天情。

    也就是說,燕天情以後修煉到極高境界,也是有希望和他大哥燕南飛,爭奪掌門大位的存在。

    巫宗掌教大位,那可是非同小可。

    現在“燕天情”之所以拿孟飛試劍,也是為了爭奪掌門大位,做事先的試探,因為他感覺到了孟飛也是爭奪掌門大位的有力人選之一。

    現在巫宗的真傳弟子之中,燕南飛是當仁不讓的第一,他身為燕南飛的弟弟,也想後來居上,林黛玉三生石記憶複蘇,更是虎視眈眈。

    孟飛則是急速成長的小個子,潛力不容忽視。

    巫宗現在的掌教,在幾百年以後,肯定要隱退,幾百年後燕南飛,燕天情,林黛玉,孟飛,甚至巫宗的另外一些絕對天才,都有可能修煉到不朽之境,成為一方至尊。

    到時候爭奪掌門大位,肯定非常之激烈。

    燕天情現在動手,並不是要殺孟飛,而是想擊敗孟飛,以“絕生劍道”的絕殺手段,在孟飛心中種植下一顆失敗的種子,他現在自然不能夠殺了孟飛與北元太子,否則他殺人之後,能不能活著走出北元帝國,都是個問題。

    他現在運用的是“絕生劍道”最為厲害的一種劍術!所有功力,神通都凝聚在劍上,造成一個“力場”,一個“領域”。

    讓孟飛陷入必敗的境地。

    孟飛也沒有料到,燕天情的劍術如此凶猛!一劍擊殺而來,所有的空氣都被抽得滴涓不存,虛空無窮的向內部塌陷,包括他的人,都向對方的劍尖擁擠了過去。

    簡而言之,燕天情這一劍,是要把孟飛整個人都吸入劍中。

    這等詭秘劍術,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金之靈枝,幻劍成形!”孟飛毫不遲疑,他現在運轉神通的速度,比起以前足足了一倍,這是開辟“第二內海”的功效,反應也,在電光石火之間,可以火中取栗。

    知道對於這等劍招,最為有效的手段,就是金之錄枝,這種牽扯到虛空變換的無上神通,一下施展出來,周身似乎是立了幾塊虛空大棋盤,他的身體閃爍之間,就逃離掉了燕天情劍招的籠罩。

    “想跑!哼!”燕天情的身形再次隱藏在了劍光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撲麵而來的是一連串夢幻似乎的劍招,似真似幻,處處都演化出了劍林,虛空之中,無處不是劍!

    孟飛似乎是處在了一個劍的世界中,被所有的劍攻擊著。

    美名不愛愛惡名,殺人百萬心不懲!

    這又是“絕生劍道”的一大殺招,幾乎是劍勢一動,就可以把人帶入夢境之中,分不出真假,最後被劍光所乘,死於非命。

    孟飛心如止水,再施神通,五髒之中,五種元氣瘋狂的旋轉起來,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第一次摧動,青氣,火氣,白氣,金氣,黃氣交纏,五行循環,加上精神之火燃燒法力,向腦海中猛烈一衝,一股浩瀚的力量立刻震破了夢境。

    就看到燕天情的劍尖離自己咽喉隻有三寸距離,冷氣森森,隻逼而來,劍身的寒氣把全身上下都凍結,動彈不得。情況危險至極。

    “血幽王!”就在這時,他咽喉三寸處,湧現出了一道血光,阻擋住了劍尖刺殺。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橫移了過去,到達另外一塊白雲之中,暫時脫離了燕天情的氣勢籠罩。

    唰!

    他剛剛橫移到另外一塊白雲之中,前麵一塊白雲突然變化,居然再次形成了燕天情的身形從其中一掠而出,橫空就是一劍擊來,如彗星襲月,蒼鷹搏兔。

    說實在的孟飛平生遇到過不少對手,但是這次最難纏。

    燕天情沒有什麼華麗的神通,也沒有什麼厲害的鬥戰神兵,但劍招神出鬼沒,附骨之蛆,自己根本沒有辦法攻擊到他,也沒有任何神通可以困住他,隻能讓他不停的擊殺自己。

    “如果我有時間把那第二丹田開辟出來,第二丹田大成,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稍微組成一個小循環,就打得這家夥連他娘都不認識他!”

    孟飛心中憋屈無比,若是在他沒有開辟“第二內海”之前,遇到燕天情,隻怕幾招之間,就可以擊敗對方,但是現在,卻能夠招架,根本談不上任何反擊。

    “帝王訣!”就在燕天情這一劍掠來,孟飛還沒有出手,北元太子的“日月天地鐲”上麵突然冒出了一片星光,隨後就凝結成了一尊神靈,似巨靈,非巨靈,身穿星袍,頭戴星冠,腳踏星雲,比血幽王的氣息,不知強大了多少。

    隻一閃爍,一拳揮出,就正中了燕天情的劍尖,這一下力量極大,把劍尖震得一偏。

    燕天情身體再度消失,血幽王也飛躍而出,和那尊星辰之力凝結成的神靈配合在一起,出一刀氣,斬殺向了白雲深處。

    撲哧!

    燕天情的形體頓時顯現出來。

    竟然被兩大仙器的器靈發現了位置。

    血幽王乃是上品仙器,“日月天地鐲”更是絕品仙器,兩者聯手之下,居然就逼得燕天情顯露現出了形體。

    “哈哈哈!孟飛,今日有北元帝國的太子,護著你,我就放你一命,等來日,你回巫宗的時候,我定取你小命。”說話之間,燕天情已經消失不見,讓兩大仙器的神通,都擊打到了空處。

    燕天情一走,頓時孟飛的精神就輕鬆了許多,再也沒有一點兒壓力,冥冥之中那一絲危險也就消失了,他這才相信燕天情是真的走了。

    “此子劍術的確是恐怖,如果糾纏下去,恐怕下場不妙。”突然,那個日月天地鐲的器靈開口了。

    “不過再糾纏下去,他也控製不住局麵。”孟飛回憶著剛才幾個回合的交手,雖然時間不長,但驚心動魄,稍有差池,立刻遭受到奇恥大辱。

    如果被燕天情擊敗,的確是奇恥大辱。

    北元太子拍拍鐲子,那器靈立刻就遁入了其中:“那現在怎麼辦?”

    “現在我們自然是在這城中找個地方住下來。”孟飛道:“我把拍賣的船隻祭煉一下,同時閉一下關,練成一門神通,隻要我這神通修練成功,燕天情倒沒有什麼,到時候北元太子你得幫我殺幾個人。”

    “那好。”北元太子道:“本太子在這城中,有一處行宮,到哪休息沒有什麼人打攪的,可以安心修煉。”

    “既然如此,就去吧!”孟飛點點頭,跟著北元太子向遠處飛去,不一會兒就看到了一座宮殿,聳立在眼前,四麵都鑲嵌著水晶,形成陣法,星光閃爍。

    在孟飛的意念中,天空中龐大的天地靈氣,灌頂而下,都被汲取到了這座宮殿之中,非常厲害。

    一般人的修行者,休想進入這座宮殿。

    不過北元太子用“日月天地鐲”晃動了一下,立刻就穿梭了進去,落到宮殿頂端的一個大殿中,安寧祥和。

    孟飛頓時就感覺到無窮無盡的天地靈氣,充塞了全身,正適合自己修煉九轉金身通。

    “這樣的行宮,我們在北元帝國之中,建有多座,做為臨時落腳點,大哥可以安心在這修練,絕對沒有任何危險。”北元太子在修煉到傳說境之後,似乎是成熟了一些,向孟飛道。

    “那我就放心了。”孟飛盤膝坐了下來,就取出了封神榜。

    “咦?金龍,你為什麼不把那彼岸之舟吞了?”就在這時,孟飛還抽空看了一下金龍修煉的過程,卻現“金龍”把彼岸之舟蟠在中間,不停的吞吸著。

    “我隻需要這艘船上的五行靈氣,但是汲取了五行靈氣後,這艘船的本身材料,卻也非同小可,比起天地王棱的材料,都要珍貴得多,我吃了,也得拉出來,不能消化。”金龍爪子揮舞一下:

    “這艘船留下來的材料,以後說不定也可以把你的天地王棱晉升為仙器。”

    彼岸之舟這件寶貝,除了擁有無窮的五行靈氣之外,本身的材料,也是天地之間罕見的珍寶,汲取了五行靈氣以後,留下了天材地寶船身,再煉製一件絕品鬥戰神兵,都沒有問題。

    雖然這船花了孟飛兩億六千萬靈星石,但是卻也值得。

    不過如果別人買了,因為不懂佛門功法,這“彼岸之舟”無法提煉出五行之氣來,但是孟飛根本沒有這方麵的擔心,他就將一門佛法,交給了金龍。

    金龍如果汲取了其中的五行靈氣,晉升一個等級,到達法丹之境,能夠摧動“封神榜”種種妙用。

    “封神榜”這件仙器,在全盛的時候,是絕品仙器,威力無窮,比起一些普通的絕品仙器,甚至北元太子的“日月天地鐲”都不知道要厲害多少倍。

    當年玉皇大帝煉製出來的,是想讓之蛻變為仙器的,自然非同一般。

    “就看金龍能不能真的提升一個等級了,如果提升,這次反獵殺三大神秘高手,就沒有半點問題了!”孟飛念念不忘的自然是把三個刺殺自己的神秘法丹高手幹掉,否則日日夜夜都寢食難安,被人惦記著刺殺的滋味可不好受,等於是眼中釘,肉中刺。

    隻見“金龍”把“彼岸之舟”蟠在中間,突然張口一吸,無數的五行靈氣就被它汲取了進去,隨後他的身體暴漲了幾倍,從充了氣的皮球似的膨脹起來。似乎就要膨脹得隨時都會炸裂一般。

    此時,“金龍”完成了一條“肥龍”。

    “封神真龍!遊光殘引!”它兩隻爪子糾纏在一起,似乎是結了一個特別複雜的手印,隨後連連變幻著,一連串的複雜手印蘊含著天地衍生的至高道理,被它演化了出來,這簡直就是開天辟地以來,最為厲害的一種法門,也不知道是什麼一種真氣。

    金龍一共會三十六種真氣,不過它隻教授了孟飛“世界之樹的五行靈枝”五種五行真氣,其餘的,還沒有教出來。

    現在看來,這一種真氣,就是他三十六種其中的一種,看手印的虛實變幻不在任何一種無上真氣之下。

    在手印的變幻之中,一股股好像來自天地深處最為玄妙的音節,響徹了起來,一條條美妙而跳動的音符,圍繞著“金龍”不停旋轉,似乎在組成一個個的大陣。

    這些大陣不停的運轉著,把磅而浩瀚的力量,全部加持到了“彼岸之舟”上。

    頓時這艘寶船上,巨量的純靈之氣在猛烈的流逝著,都被吸取到了“金龍”的體內。

    而“金龍”的身體,本來已經膨脹,但是在它的手印之下,吸入體內的五行靈氣竟然一寸寸的被壓縮,被瓦解,然後打散進入了身體,它黃色的身體突然之間變得生動起來,那一枚枚如黃銅一般的鱗片上,冒出了無數的汗珠,又似乎是血液。

    這就代表著,“金龍”好像有了真實的形體,而不再是虛幻的元氣組成的一個幻影。

    那黃銅色鱗片上滲透出來的汗珠,也是顆顆金黃似乎金珠,掉落在封神榜中出叮咚叮咚,如“珠落玉盤”的聲音,清脆悅耳,無比動聽。

    叮咚,叮咚

    不但的有汗珠從“金龍”的身上掉落下來,進入土神榜中,和封神之光,結合在一起,整個封神榜麵的空間,不知道有多深。

    在封神榜深處,一座神秘的大陣似乎是感覺到了“金龍”的變化,被精血汗珠所撼動,出了嗚嗚嗚的長鳴,似乎是打開了封神之門,萬神萬靈,在相互呼嘯,聲音雷鳴,滔天而動!

    孟飛正在汲取“殺伐之氣”,第二丹田也在蛻變,他的丹田之中,蘊藏的真氣,漸漸濃厚,和五行靈枝,組成了一個微妙的循環。

    哢嚓!

    孟飛的身體再次生了蛻變,他的每一寸毛孔之中都衝出了五色的氣流,五種顏色氣流代表著五行元氣。

    五行元氣衝出,並不散,而是圍繞孟飛身體周圍旋轉。

    漸漸的凝結成了外殼,一個硬邦邦的外殼,好像一個五彩的巨蛋,堅固無比,看上去比天龍巨蛋還要有氣勢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