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作者:夜醉道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  武踏蒼穹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踏蒼穹最新章節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斬殺史詩(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遮天魔手(13-10-09)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蠻荒森林(13-10-09)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燕天情

    “兩億六千一百萬。【ka"”孟飛連忙加了一百萬。

    果然,那童子就不再叫價了。

    等了片刻之後,沒有人再喊出高價,這場賣寶大會的壓軸寶物,五行至寶“彼岸之舟”就被孟飛買走。

    看到寶船被自己買到手,孟飛對秀心仙子,玄冥星君道:“兩位,我這次有幸買得這艘寶船,從慈航靜齋借貸一億,從天道閣借貸一億,不知道意下如何?”

    “甚好,甚好。”玄冥星君連連點頭。

    “方公子,這船已經給你送過來了,你查收一下。”十三姨走進了貴賓室,滿臉驚訝,與此同時進來的還有那個法丹高手“赤手大仙”托著“彼岸之舟”。

    孟飛此時,也不客氣,猛的一揮袖子,把這寶船收取了,也放入封神榜中,金龍卻沒有立刻就吃掉這件寶貝,而是考慮了片刻,身體蟠起來,把寶船圍繞在中間,似乎在研究怎麼下口才好。

    “我兩方各借貸一億,諸位,倒是不用擔心我會跑,這些天,我就在城中修煉一個月,同時調度一下丹藥,一個月之後,我會拿出神靈丹來償還如何?

    同時,在我修煉的時候,我倒是請玄冥星君和秀心仙子為我護法。”孟飛收下了船之後,也不和慈航靜齋,玄冥星君商討細節,直接說道。

    “什麼,一個月,你就把兩億靈星石還清?”孟飛說到這,在場的人都劇烈震驚,他們原來還想派人跟著孟飛,畢竟一億靈星石,不是一個小數目,但是孟飛這一句話,就打消了他們的任何顧慮。

    孟飛之所以沒有當場支付神靈丹,是想用此事,套住這兩方的高手,讓他們為自己護法,他在第二內海,已經開辟了出來,隻要十天左右的時間,就可以開辟第二丹田。

    到時候,再用十來天時間,穩定一下修為,就可收拾掉一直想要除掉自己身後的那三個殺手了,這是他的一個小小算計,自然不會向別人說明。

    而且,他身上,有六十多萬神靈丹,一枚神靈丹,就相當於一萬靈星石,六十萬神靈丹,就是六十億的靈星石,還清二億的債務,完全沒有半點壓力。

    “到底是什麼來頭?”眾人都麵麵相視。

    “不用了,我先把這帳結了,這是兩億靈星石,你們天道閣拿好了。”就在這時,貴賓室的鏈子一動,一個小孩走了進來,手戴著個璀璨的鐲子,不停的閃爍出光華來,卻一點能量波動都沒有,似乎是完全隱藏起來。

    “日月天地鐲!果然是這個小屁孩!”孟飛一看,立刻知道自己猜測對了,這個孩童,是北元太子,北元帝國掌教至尊的兒子,現在的北元太子,也修煉到了傳說之境!

    孟飛早就猜測到了那個孩童一般的聲音,就是“北元太子”,當日自己在地底救了他一命,想不到今天居然得到了他的鼎力相助。

    此子,乃是北元帝國大帝之子,擁有的財富,自然不可思議。

    不過孟飛倒是心中有些疑惑,為什麼北元太子會認識自己?

    自己可是用“移形換目”幻化了的,莫非他是得到了高人指點?

    “大哥,咱們好久不見了,既然把‘彼岸之舟’買下了,咱們到別的地方去說說話兒怎麼樣?”北元太子眨眨眼睛。

    “北元帝國的太子既然肯為公子友付賬,那自然是穩妥的。”玄冥星君接過一個空間袋,看了看數目,知道絲毫不差,點點頭,道:“公子,不知道你請老夫為你護法的事情……”

    “這一條自然算得數,過幾天,我會來天道閣,以一千枚神靈丹的價格,請玄冥星君前輩出手一次如何?”一千枚神靈丹,就是千萬靈星石,按照兩倍的價格,那更多,是一筆天大的巨款了。

    “此話當真?”玄冥星君臉上顯現出喜色,道:“實不相瞞,老夫修煉一種玄功,每日需要大量的元氣鍛煉法力,一般的靈星石,根本不夠用,而神靈丹,必須要向一些大門派購買,而且還有數目限製……

    如果公子真的有大量的神靈丹,那老夫願意用寶物來換,都在所不惜。”

    “此事,過幾天我定會上門。”孟飛起身又對慈航靜齋的白蓮仙子,秀心仙子兩大仙子道:“過幾天,我也會上門,請秀心仙子出手,實不相瞞,最近我遭遇到了神秘高手的追殺,必須要人保駕護航,至於請仙子出手的價格,也是一千神靈丹如何?”

    “這個自然,我在秀心閣,隨時恭候公子的大駕。”秀心仙子想了想一萬神靈丹,也的確是誘人,不能拒絕。

    “好,那我先行告辭。”孟飛起身就走,和“北元太子”出了“天道閣”,刷的一下飛上天空,進入雲端,隨後用了“雲霧”隱藏住形體。

    “大哥,你的神通,實在是太厲害了!想不到才過去區區一年,你就修煉到了傳說之境,更是凝聚了法丹,而我才把真氣修煉出靈性,而且靈性,都沒有大成。”北元太子看著孟飛一陣施展神通,不由得拍拍小手兒。

    “太子,你怎麼知道是我?而且你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巨款?一下花了接近三億靈星石,隻怕你父皇知道了,都不會饒你,要重重懲罰!”孟飛看著北元太子,問出了自己心中一係列的疑問。

    北元太子買“息壤之母”化了二千五百萬靈星石,幫自己買“彼岸之舟”又花了兩億六千萬,總共起來,接近三億!

    這對於任何一個大門派,都是了不得的巨款,北元太子就這樣花出去,眼都不眨一下,也的確是駭人,作為一個十來歲的小孩,這樣亂花錢,實在是太有些揮霍無度了!

    “我這次出來,是父皇叫我出來遊曆的,說我煉就的‘帝王訣’已經到了瓶頸……不過,你說的錢,倒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我這次出來,父皇讓我取了一百億靈星石,然後讓我用些錢,購賣一批丹藥,回去儲存起來,說是最近天地之間,應該有些變動,讓我用這些丹藥,加修行速度!”北元太子用胖乎乎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對於花了三億靈星石,沒有半點感覺。

    “帝王訣?這是一門無上神通啊,居然這麼就被你修煉到了傳說之境!不知道北元帝國的大帝,在你身上下了多少功夫,尤其是這枚鐲子,居然是絕品仙器?實在是我要是吞了下去,隻怕……”金龍在封神榜中嘀咕著。

    “金龍,你別打這鐲子的主意,現在外麵險惡,北元太子有這件絕品仙器防身,就平安許多……”暗中告誡了一下金龍,才望著北元太子道:

    “你父皇既然是你出來購賣丹藥的,那事情就好辦了,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回北元帝國,用三萬神靈丹償還,想必你父皇也不會料到,你能購得如此數量的神靈丹。”

    孟飛知道,北元太子替自己挪用了三億靈星石,雖然這個虧空,對北元太子來說,不算什麼,但孟飛也不想占一個小孩子的便宜。

    “原來大哥真有這麼多的神靈丹,其實,這次我出來,閣老殿的幾大長老和父皇也交代過我,要拿這些靈星石,去收購丹藥,試一試我的能力,好將來安排大帝的位置。

    我父皇可能在幾百年後,就要退隱,成為太上長老,修煉無上神功,沒有精力管理帝國的事情,而我們北元帝國中,許多皇子、皇孫,對大帝之位,都虎視眈眈呢。”北元太子厥著嘴巴道:

    “雖然我對大帝之位不感興趣,但是不喜歡幾個強橫霸道的皇兄。”

    “放心!有我在,北元帝國至尊大帝的位置跑不了你的!”孟飛心中忽然一動,倒是知道帝王爭鬥的厲害。

    北元太子的父親,雖然是北元帝國的大帝,但整個北元帝國,並不是他一個人的,將來大帝之位是誰的,還說不一定。

    就拿巫宗來說,如果巫宗之主,有個兒子,而巫宗之主,在不久的將來,隱退下去,修煉至上神功,那麼成為宗主的,可能就是燕南飛,而不是他兒子。

    各個仙道門派的規矩,掌門之位,都是在真傳弟子之中挑選,而不是在長老之中挑選,這是為了防備長老爭權,拉幫結派,攪亂門派,卻又讓真傳弟子奮向上。

    孟飛現在也可以回巫宗,當個長老,入主“元老閣”,待遇,可能比做真傳弟子還要好,但是卻永遠失去了做宗主的資格,這樣一來,就不可能與燕南飛爭奪宗主之位了。

    打個比喻,真傳弟子就是一幫皇室弟子,而長老就是文武大臣,朝廷元老,兵馬元帥。

    真傳弟子的待遇,沒有長老好,也沒有長老養尊處優,有些危險的任務,先也是考慮真傳弟子去執行,因為門派要磨煉他們,使得他們做大用處,有些沒有野心,一心想清淨修煉的真傳弟子,也可以放棄位置,成為長老。

    如果在以後,北元太子成不了大帝,別人成為大帝,那他的地位,也遠遠不會有現在這麼風光,也不可能一下有挪用上百億靈星石的資格。

    甚至這次,他挪用三億靈星石,兩手空空回去,也會被許多人借題發揮,北元帝國的大帝,雖然可以袒護他,但也要動用一些手段。

    不過,這次如果他帶回大量的神靈丹回去,那卻就令人刮目相看,會讓許多人佩服,甚至另眼相看,為他以後成為大帝打下一個堅實的基礎。

    孟飛對於這些東西,心明鏡似的。

    “北元太子手上的一件絕品仙器,我也有兩件上品仙器,兩人聯手,加上那玄冥星君,秀心仙子,事先布置下埋伏,隻怕能夠把三大神秘的法丹高手一下殺死,解除心腹之患。

    “不錯不錯,很不錯,有出息,非常有出息。”就在這時,突然孟飛存身的那一塊白雲,被一道劍光撕裂,一個身穿白衣的少年,從白雲裂縫之中,昂然走了進來,環視著孟飛和北元太子:

    “我早知道我們巫宗又出了一位絕世天才,得到了天庭玉皇大帝的傳承,擁有封神榜,更是潛回了四方主世界,想要返回巫宗,收買人心,圖謀宗主大位,想與我大哥競爭。

    現在,更是想滲透進北元帝國之中去,實在是厲害,沒想到你竟然能如此隱忍不發,好!好!很好!”

    孟飛一驚!

    他在天上朵朵白雲之中,找到一個說話的地方,先用“雲霧”幻化,再用了水之靈枝的水氣封鎖,其中還蘊藏了一些“木乙神雷”的神通,更厲害的是“水之靈枝”變幻虛實。

    這樣的施展,一個傳說級的高手,偶然進入了這朵白雲,也會被活生生困死,法丹級別的高手,也要施展絕對的暴力,才能夠破解。

    但是這岩天情,簡簡單單的一劍,就破開縫隙走了進來,模樣和推開自家的門戶差不多,輕而易舉,實在是厲害到了極點。

    更為厲害是,對方事先靠近,孟飛居然沒有絲毫感覺。

    這個家夥,還隻是燕南飛的弟弟,就已經發此變態,那現在的燕南飛,又達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

    “孟飛,我大哥原本在逍遙宮,就已經認出了你,但苦於沒有證據,也因是在逍遙宮的地界,不好向你強下殺手,所以才準備等你回巫宗的時候,才出手了結你的,

    卻沒有想到,在這賣寶大會上,會讓我看到你,而且還被你擺了一通,不過呢,我今天倒要試一試你的神通,究竟如何?看看你得到的天庭傳承,到底厲害到了什麼程度。

    把你的仙器,亮出來吧!那個會噴三味真火的八卦爐?還有封神榜,若你不亮出這兩件仙器,你不會是我的對手。”燕天情靜靜的說話,又看著北元太子,道:

    “你居然出兩億六千萬靈星石,攪亂了我買彼岸之舟的計劃,我也得教訓教訓你,免得你仗著你父皇的勢力,到處胡作非為,你們一起上吧!”

    燕天情一劍撕裂白雲,昂然走了進來,劍指孟飛北元太子,不可一世,整個人銳氣蓬勃,朝陽勃,單單憑借氣勢,就要撕裂蒼穹,挪移日月。

    憑借這股銳氣,簡直是無人可以阻擋,任何人,都要甘拜下風,沒有人。有他這麼鋒銳的氣息。

    孟飛看過不少天才橫溢的人,但像燕天情這樣的,卻一個都沒有……

    燕天情站在這,無論什麼時候,都給人生出一種沒有什麼事情不敢做,沒有什麼不可為,無法無天的味道。

    無法無天,毫無拘束,膽大包天,堅信自己能夠戰勝一切,這就是燕天情時時刻刻都在散出來的精神和氣勢。

    不過孟飛卻有些反感,眉頭微微皺起道:“我們都是同門,在外彼此爭鬥,像什麼話?要爭鬥,也得遵守門規,到巫宗之中的武鬥台上。

    至於你說北元太子胡作非為,簡直是胡說八道,賣寶大會,各自憑借財力買賣寶貝,哪個有錢,寶貝就到手,你財力不如人,就說人胡作非為,這是什麼道理,那我是不是可以罵你一句,窮光蛋呢?”

    孟飛說話雖然和顏悅色,沒有什麼尖銳的語氣,但字字卻宛如刀槍利劍,尤其是最後三個字“窮光蛋”,更是殺傷力巨大,說得燕天情臉色一變。

    啪啪啪!

    北元太子拚命的鼓掌,指著燕天情道:“窮光蛋,你就是窮光蛋,買不起寶貝,又來攔路搶劫。”

    “小屁孩!”燕天情眉宇之間,白色毫光一閃,似乎有幾道極其細微的白線閃爍著,孟飛見此情景,雙眼之中也有幾道血絲射出。

    滋滋滋!

    細微的血光和白色毫芒在北元太子麵前碰撞,雙雙都化為無形。

    孟飛身體輕微的響動了一下,後退一步,而燕天情,隻是眉毛稍微聳動,這一下就分出了高下,燕天情的功力,要比現在的孟飛高強得多。

    不過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燕天情也是得到過大奇遇的人,更有他大哥在背後培養他,已經達到了同級無敵的地步……

    而孟飛,隻是剛剛踏入法丹之境,身體麵的真氣,有八重,在開辟第二丹田,現在能調用的真氣,不到二成,自然無法與全盛狀態的燕天情相媲美。

    不過孟飛剛才運用了“戰蒼穹”的力量,倒也沒有讓燕天情占到什麼便宜。

    “你手上還有上品仙器級別的魔刀!果然厲害,不愧是敢向我大哥叫囂的人?但也不過是個上品仙器而已,我倒是想看看傳說中的絕品仙器‘封神榜’的厲害,祭出來吧。”

    燕天情猛的踏出一步,全身白衣獵獵作響,周身頓時風起雲湧,孟飛立刻就有一點上下顛倒,左右錯亂的感覺。

    “三步殺一人,心停手不停!”燕天情威風凜凜,一劍劈下,劍勢滔天,顛倒陰陽,攪亂乾坤,把孟飛和北元太子都籠罩在了其中,那劍氣四處震蕩,宛如一個大轉球,把包裹在麵的人猛烈旋轉。

    一那之中,旋轉千百萬圈,再大神通的人,也要暈頭轉向,不知東南西北。

    這一招劍勢,極其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