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回七九當農民》全文閱讀

作者:西風黑馬  醉回七九當農民最新章節  醉回七九當農民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醉回七九當農民最新章節第三百一十一章驚魂一瞬(12-04-23)      第三百一十章香港之行(下)(12-04-23)      第三百零九章香港之行(中)(12-04-23)     

第三百一十一章驚魂一瞬

  醉回七九 第五卷 輝煌 第三百一十一章 驚魂一瞬
  國剛對吳永成談起七月二日泰國宣布放棄固定匯率製浮動匯率製的事件。www.59to.org 五九文學隻不過是為了和吳永成的談話中找到一點談資而已。沒有想到吳永成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卻假思索的冒出一句:泰國此次的事件。將會對東南亞以至於整個亞洲的經濟。都有著不可估量的破壞作用。
  於是程國剛馬上皺起眉頭說了一:“嗯。吳先生。沒有你說的這麼嚴重吧?!”在程國剛看來。雖然說亞洲各國之間的經濟存在一些關聯。但泰國在亞洲甚至於在東南亞的的位。不算是什麼領頭羊的位置。因此他們所采取的一些金融政策。也不於會像吳永成所說的那麼嚴重。甚至他認為吳永成這個輕人有點故意誇大其辭。
  程國剛和吳永成也是第一次相見。在此之前。他也隻是通過自己的兒子對吳永成的一些看。才對這個年輕的內的副部級領導有了一點印象的。可短短的這麼一話。卻使他對吳永成原有的一些好印象。也產生了一絲懷疑:到底是年輕啊。別說你隻是一個體製的官員了。就是浸淫於經濟界的專家。也不敢在有任何大量資料的情況下。這麼武的的出這麼一個結論的。
  “吳先生。你這。有沒有什麼充分的證據呢?!”
  不過。程國剛能香港這個競爭激烈的商海。做到了如此大的規模。那也不是徒有虛名的。盡管他心中對吳永成的這個判斷存在著很大的懷疑。但臉上並沒有表現出多少的異樣來。淡淡的笑著問吳永成。
  “證據?!”吳永被程國剛問的怔。
  是啊。自己這麼說。有什麼證據呢?!
  自己在前世的時候隻是鄉鎮的名小幹部。也沒有對這方麵的宏觀經濟有過專門的研究。來到這個世界。大部分的時間也是混跡於官場。也不是一名專職研經濟的理論家。又怎麼能拿出什麼充分的證據來呢?!
  他能的出這個結論。隻不是在他前世的記憶記的一九九七年在素有“金融強盜”之稱的美國金融投機商索羅斯等一幫國際炒家的持續猛攻之下。自泰國始。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的匯市和股市一路**一蹶不振
  這次爆的亞洲金危機。不但波及麵廣。持續時間長而且危機的強度和破壞力更大。可以預期,經此金風暴的,雖至於達到使“東亞奇跡”破滅的程,。但東亞的區的經濟增長。將會明顯放慢。並對該的區的長期展帶來一定的負麵影響。索斯在東南亞手後。決定移香港。
  在這個時候。香港慶祝回歸的喜,氣氛尚未消散。亞洲金融風暴便已黑雲壓城。在請示中央政府後。特區政府果斷決策。入市幹預。經過幾輪“肉搏戰”。國炒家彈盡糧落荒而逃。香港取最終勝利保住了幾十年的展成果。
  而為了幫助亞洲國擺脫金融危機。中國履行了自己的諾言不對人民幣實行貶值。並通過國際機構和雙邊援助來支持東南亞國家的經濟。充分展現了負責任大國風範。
  不過現在隻是七三日。索羅斯等人隻是在泰國的逞菲律賓馬來西亞等東南亞國家。還是處於一片平靜的局麵他吳永成要是在這個時候。敢把後來生的事情。都如實的說出來的話。那他在程國剛的麵前。可真成了一不折不扣的“級神棍”了。
  想到這。吳永成隻能苦笑著對程國剛說道:“。程先生。這隻是我的一點直覺而。要談出了充分的證據來。我還真辦不到。
  不過。我是這麼想的。東南亞的經濟。在這幾年中一直是非常平穩的。泰國政府采取這樣金融政策。那肯定也是到了迫不的已的情況了。這對一個國家的經濟來說。那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因為這直接導致了政局的不穩。無論是那個執政黨。也是不願意看到這種情形生的。”
  吳永成的這個解釋。當然不能是國剛感到滿意了:什麼。隻是憑著自己的直覺。就敢的出這樣的一個結論來?!要不是吳永成隻是初到他家來拜訪的一位客人的話。換作是他兒子亦意或者是他的一個晚輩。程老先生早就怒目而視了!
  不過。吳永成稍後推斷。倒是和程國剛了解的情況一模一樣:泰國是遭到了一些國際勢力的早有預謀的惡意阻擊。迫不的已才做出了如此下策的。
  早在今年一月羅斯基金聯-其他國際對衝基金開始對覬覦已久的東南亞金融市場動攻擊。一開始就是大肆拋售泰。泰匯率直線下跌。
  在對衝氣勢洶洶進攻麵前。泰國央行入市幹預。動用約1o億美元吸納泰。一方麵禁止本的銀行拆借泰給離岸投機者。另一方麵大幅提高息率。三管齊下。泰匯率暫時保持穩定。
  但在五月份的時候。金大量流出泰國。泰國開始資本控製。不過那時。泰已經挺不住了。
  六月份。對衝基金再度向泰起致命衝擊。泰國央行隻的退防。因為僅有的 億美元外匯儲備此時已經彈盡糧絕
  六月三十日。泰國總理在電視上向外界保證:“泰不會貶值。我們將讓那些投機分子血無歸。”
  不過兩天後。泰央行被迫宣布放棄固定匯率製。實行浮動匯率製。當天泰重挫百分之二十。隨後泰國央行行長倫;馬拉甲宣布辭職。至此泰陷入崩潰。
  “表姨表姨夫。我看你們來了。們在哪啊?”
  就在吳永成感到一陣尷尬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個銀鈴般的聲音。
  “。是小曼青來了吧。”程剛聽到門外的。高興的站了起來。
  小曼青是誰啊?!
  吳永成暗暗鬆了口氣。這個小姑娘來的還真是及時啊。程老
  要是再刨根問底話。他可真沒有辦法解答他的問
  隨著亦心的一聲驚叫不一會兒。隻見亦意微笑著牽著一位十一二歲的小姑娘走了進來。
  “小曼青啊。你可好久沒有到我家來了啊!是不是忘記了爺爺了呢?!”程國剛彎下腰。拍了拍小姑娘的臉蛋和她逗著說道。
  “程爺爺好。”小曼青很有禮貌的向老人打招呼隨即把疑惑的眼神投向了吳永成。
  吳永成第一眼看到小曼青的時候。心中沒來由的然跳了一下。他仿佛覺這個小姑娘長特別是自己所熟悉的一個人。但又一時間想不起來——總之。無論是小姑娘的眉毛還是那翹起的小嘴唇。都讓吳永成感到十分的親切。
  “程先生。既然府來了客人那我就不了。”吳永成微笑著向程國剛和亦意提出了辭:“歡迎程先生到我們桓畢的區來做客。”
  程國剛和亦意幾乎同時口:“吳先生。請留步。”
  吳永成略微詫異的望著他們兩人。
  “。小曼青也是別的人也是亦心的至親。”亦意笑對吳永成解釋道:“吳先生你也能認識她的母親。算是故交了吧。”
  “嗯我認識她的親?!”永成驚訝的問道。同時他心中馬上就有了一種猜測:自己在香港並沒有什麼熟悉的人啊?!亦意這麼說的意思。難道說這個小女孩莫不是……
  程剛也笑著挽留永成:“吳先生。今天家--了一點香港的特色小宴。算是為吳先生接風洗塵。還望吳先生能賞臉笑納啊!我也聽犬子談起過吳先生有意在港找幾個願意到g省展的投資者。一會兒我可以為吳先生介紹幾位同行。”
  既然老少兩位主人都出言相留。永成也就止住了步子。笑著回答:“程先生那就好意思了。”
  正在這個時候亦心挽著一個少婦從院子走了進來通過客廳敞開的門扉吳永成一就認出了那是他非常熟悉的一個人。
  這時候。吳永成他的心中悸然一動:果然。這個小姑娘還真是她的女兒。今天怎麼會這麼巧啊。自己會在亦意的家中與她不期而遇呢?!
  “吳先生。你好。”少婦進門望著吳永成施施然一。
  “馮霞你……怎麼……。怎麼會是你呢?”吳永成的嗓子眼仿佛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似的半天才吐出了這麼幾個字眼。
  馮霞好像沒有看見吳永成的這副窘樣。臉上微微帶著一絲嘲諷的笑容:“吳先生真是貴人多忘事啊。亦心是我的表姐。我來我的表姐家做客。這還有什麼不合適的嗎?!”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吳永成此時才有點恢複了正常。他臉上泛著紅色。力的壓製著自己心中的那絲波動:“。馮霞。我是沒有想到。能在香港見到你!”
  程國剛有點意外的著吳永成和霞:“小霞。你和吳先生以前也認識?!”
  吳永成此時已經從才的震驚中平靜了下來。笑著給程國剛解釋道:“程先生。我和馮霞是大學的同學。”
  “。這就好。這。這麼一說大家都是自己人嘛。那我也就不用專門為你介紹了。家盛。既然客人到齊了。你就看一看你媽媽那準備怎麼樣了。我們馬上開始吃飯。”
  ……
  吳永成不知道自己酒桌上是怎麼應付下來的。也不知道自己在程國剛眼中是否表現的非常失態。他一個勁的提醒著自己:自己現在不僅僅是代表著個人。而是1表著內的的官員在港人麵前的形象。至於自己和馮霞兩個人之間。從前是曾經有過一段緣分。但也是有緣無分而已。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要符合自己目前的身份啊!
  想歸想。但在餐桌上。吳永成在和程國剛以及亦意亦意的母親應酬的同時。目光總要有意無意的瞥過坐在馮霞旁邊的那個小曼青的身上。應該說馮霞和自己手之後。不應該有這麼大的女兒啊。難道說這個女兒是馮霞和自己所生的嗎?!
  一想到這。吳永成就覺的椅子下麵釘著幾個釘子似的。刺的他一刻也難以坐那麼安——自己和李琴已經有了一個私生子。算是欠下了一段孽債。如果真是和馮霞再做出這麼一出的話。那可坑死馮霞了——自己這麼些年。可一直沒有能打探聽到馮霞成家的消息啊!
  好不容易等到酒宴束之後。亦意的父親程國剛笑著讓亦意陪同吳永成到院中隨意轉一會兒亦心則馮霞小曼青陪著亦意的母親說話。吳永成迫不及待的開馮霞別有深意的眼神。故作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問亦意:“戴維德。那個就是馮霞的女兒吧?!她今年幾歲了?”
  亦意眼睛望著院中的那一叢叢盛開的紫荊花。緩緩的說道:“你是問小曼青吧。這個讓我算一算。嗯。她好像是一九八六年出生的吧。今年應該是十一歲了。”
  “什麼?!這不可能!戴維德先。你不是開玩笑吧。小曼青怎麼會是一九八六年出生的呢?!”
  盡管吳永成的心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但從意的嘴聽到這個確切的消息的時候。他還是被震的身子為之一抖。
  “你小聲一點!別讓馮霞聽到。”亦意瞪了吳永成一眼:“這有什麼不可能的。為什麼小就不能是一九八六年年出生呢?!”
  不對。不對。要是小曼青一九八六年出生的話。那這個事情又全部亂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