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棺噬魂》全文閱讀

作者:飛行電熨鬥  金棺噬魂最新章節  金棺噬魂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金棺噬魂最新章節第50章奪命倒陽(15-11-02)      第49章意外決定(12-04-16)      第48章必輸賭局(12-04-16)     

第50章奪命倒陽

  嗯?不對!這家夥麵原來穿的是件高領毛衣,怎麼這會兒沒有了?
  我一頭霧水地扒開張山衣服領子,發現他不但麵光著膀子,隻穿了一件棉襖,而且從臍上一分的位置,有道小指粗的黑線,筆直朝上延伸,停在胸口正中的位置。
  我試著擦了擦,沒掉。這條線很明顯在皮下,絕不是畫上去的。
  那這是哪兒來的?
  記得昨晚我們換陳所長送來的保暖內衣時,張山胸前還沒有這道黑印呢!一定是才出現的!
  同時,我也模糊地記得,剛才翻看《攝夢錄》時,好像其中某一頁說到了什麼“黑色的線”。
  對!趕找找看,說不定能解了眼前的圍。
  翻了幾十頁,我終於找到了“黑線”的說明。
  原來,這條黑線叫做盛陰線,始於臍上一分,止於氣門,指喉結處。當人的體內陰氣大過陽氣時,就會出現。這段時間內的人處於假死狀態,是所謂的“龜息”。
  也就是說,當盛陰線到達喉結時,陰氣就會轉為極盛,完全吞噬掉陽氣。人,自然就沒有救了!
  先前雖然為了進穀,柳芽兒也給他們做了增加陰氣的手腳。但那隻是包裹在外部,表麵上看去陰氣大過陽氣,但並不影響體內陰陽的平衡。
  媽的!我忍不住咒罵姚氏。這女人竟然來了如此狠毒的一招!
  不過好在《攝夢錄》在說明了盛陰線的由來後,緊跟著就是化解辦法。
  我一路看下去,發現並沒有起初想象的那麼棘手。特別是對於掌印人,可以說辦法很簡單,隻要將無為印貼在有盛陰線的人氣門處,就能幫其倒陽,將掌印人的陽氣輸入被救人體內,同時再把其陰氣吸出來。
  但這樣一來,一出一進,等於掌印人體內的陽氣急速減少,而陰氣急速增多。當掌印人也有了盛陰線後,由於其特殊的體質,雖不至於和普通人一樣進入“龜息”狀態,但周圍陰氣都會被跟著吸來。如果沒有極陽的物品來進行壓製,死亡就是瞬間的事情。
  所以在關於盛陰線的最後一段寫道:“此乃一命抵一命之法。凡準備不足,沒有極陽之物的情況下,絕不可進行倒陽施救。切記切記!”
  扯淡!這會兒讓我到哪兒找極陽的物件兒去!
  看書又花了十來分鍾,等我再抬頭看張山胸前的那條盛陰線,居然又向上走了三指,離氣門已經隻剩一寸多一點兒了。
  ……不管了!再不想辦法,張山必死!
  我咬了咬牙,將無為印貼在了張山的喉結處。
  開始時還沒有什麼感覺,可越往後,我就越感到寒氣逼人。似乎體內已經沒有了足夠的熱量,從到外,每一寸都是冰冷不已。
  不過看到持續下降的盛陰線,我倍感欣慰,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終於,隨著張山肚皮上最後一點盛陰線的消失,這家夥總算漸漸有了反應,呼吸和脈搏都明顯加強。
  而我,此時早已凍得渾身麻木,連邁一步都很難做到。
  很,張山的眼內再次有了神采,他在眨了幾下眼後,看到我這副模樣,嚇了一跳:“師叔,你怎麼了?沒事兒吧!”
  我明顯感覺到力氣在慢慢消失,費勁地看了看手機上時鍾,此刻已經是五點十分了。
  “……!……找到劉!”我虛弱地對張山說道。
  “師叔,你……你身上怎麼如此冰涼?!你到底怎麼了?”張山扭頭發現桌上展開的《攝夢錄》,看了片刻,終於知道怎麼一回事兒,朝我喊道:“你不要命了嗎?!咱們又沒有帶極陽的物件兒,你這不是找死嘛!”
  “別……別廢話!趕……找到劉雲龍,出去再說!不然都得死在這兒!”我努力動了幾下,還好,能走。
  張山當下不再言語,收起《攝夢錄》,架著我朝外麵步走去。
  又搜了幾幢房子,我們總算發現了劉雲龍。這家夥正躺在一具幹屍懷,像嬰兒一樣,沉沉地睡著。
  把他平放在屋中的炕上,扒開棉襖一看,果然,他的情況比張山還危及,盛陰線馬上就要走到氣門處了!
  “把劉靠牆放著,等我給他倒陽。”我一邊說,一邊挽起袖口。
  張山卻拉住了我,正色道:“不行!師叔,你看你自己的都到哪了?!如果再要給劉兒倒陽,你必死無疑啊!”
  我拉開領口,低頭瞧了瞧,隻見黑線一直延伸到下巴後看不見的位置。看來我和劉雲龍差不多遠了。
  這一定是掌印人那特殊體質造成的。荒鴉嶺陰氣極大,而我又一直在吸收著,所以盛陰線爬升的速度也極。
  “你看看他都走到哪兒了!”我甩開張山的手,靠牆坐好後說道:“如果我再不幫他止住,這家夥可能連五分鍾都堅持不了!”
  “可這是以命換命,你又何苦呢?!難道劉醒來後,你要讓他內疚一輩子麼?!”張山急道。
  “不行!”我一口回絕他道:“咱們倆誰死在這太行山上都可以,唯獨劉不行!他本不應該來這的,我要讓他能夠平安回去!”
  “……對了!我的血是極陽的!”張山沉默了片刻,突然道:“我先給你輸一些,等你好點兒,再幫劉倒陽!”說著,這家夥挽起袖子就要割脈放血。
  我趕忙拉著張山道:“來不及了!你聽我說,錢老爺子給過一件東西,是極陽的,我留在鎮上的警局。等一會兒幫劉倒陽後,我進入‘龜息’之態,然後你們立刻抬我下山,說不定還有希望!”
  其實哪有那個東西!可是我如果不這麼說,張山一定不會同意我給劉雲龍倒陽。如果再讓他放血救我,估計誰也別想出去!所以,我隻能騙騙他了。
  “你說的……是真的?”張山半信半疑地看著我。
  “真的!你放心好了!”我繼續胡扯道:“那東西本是老爺子留給你的,你到時候給我用了就行。別再耽誤時間了,你難道要眼看著劉死在這荒鴉嶺麼?!”說完,我不等他答應,就將無為印貼在了劉雲龍的氣門處。
  寒氣再次噴湧而來,我此刻連打哆嗦的力氣都做不到了。
  ……好困,我本想拉著張山,告訴這家夥關於他的體質和銀溜子的事兒,可無奈根本無法張嘴說話。
  ……唉~罷了!他的命,就看老天吧!好在還有他師父,也不是就沒有一絲希望。
  意識消失前的最後一刻,我好像看到張山眼角流出了淚水,他盯著我喃喃道:“師叔,你這是何苦啊!~”